【如是我修】 榮譽理事長

2

文/陳彥宏
我參加了不少社會團體,文化、學術、宗教、慈善等皆有之,作為一個會員,出席會員大會當然也是權利與義務的一部分。一日,我出席了一個改選理監事的會員大會,有常看到的會員朋友,也有從來沒看過而是專程來投票的會員,好不熱鬧!
議程中,有位老前輩提議修改章程,說要增設「榮譽理事長若干人」。理由是,卸任的理事長就應該聘為「榮譽理事長」。大夥兒一陣熱烈鼓掌通過了!
理事長卸任不就是回復會員的身分而已嘛?要那個所謂「榮譽」的頭銜做什麼?我的想法就是這麼單純。總統卸任變成榮譽總統,總理卸任變成榮譽總理,議長卸任變成榮譽議長,班長卸任變成榮譽班長等等,只要是推舉的任何職務卸任就榮譽了!是卸任的人心裡想要榮譽?還是大眾們認為是該給他一個榮譽的肯定?
是真的榮譽嗎?會不會這世間有太多的榮譽,這「榮譽」二字就再也不那麼榮譽?特別是當榮譽理事長們多過會員時,一定很有意思。
《雜阿含經》中云:「色是我,餘則虛名;無色是我,餘則虛名;色非色是我,餘則虛名;非色非無色是我,餘則虛名;我有邊,餘則虛名;我無邊,餘則虛名;我有邊無邊,餘則虛名;我非有邊非無邊,餘則虛名。一想、種種想、多想、無量想,我一向樂、一向苦、若苦、樂、不苦不樂,餘則虛名。」
什麼是名?我的名又是什麼?算一算世俗的名位稱號,可以掛在我父母給我的名字上頭的也不少。但父母未生我之前的那的「我」的名是什麼?我來世間走一回後,放下所有名稱代號的那個「我」又將是什麼?
套用老子《道德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這個道是什麼?這個名又是什麼?就連我們自己稱呼自己在父母未生我之前的那個為無名的我,「無名」不也就是個名。
《佛說四十二章經》第二十一章:「佛言:人隨情欲,求於聲名,聲名顯著,身已故矣。貪世常名,而不學道,枉功勞形,譬如燒香,雖人聞香,香之燼矣。危身之火,而在其後。」
有名也好、無名也好、有世俗的榮譽頭銜也好、無榮譽頭銜也好。起心動念還是在這個「名」,是不是在不老實學道,枉功勞形中、貪著於情欲中求來的?
這一題可真的要認真想清楚了!不要像「不落因果」與「不昧因果」這樣一字之差,莫名其妙地五百生墮野狐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