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重逢】 貓的校對

156

文╱歐銀釧
先是一隻黑貓跳上長桌。牠盯著厚厚的書《解析自由心》,坐了下來。又有花紋貓過來,牠迅速跳上我手邊的《天人菊稿本》彩樣。然後是第三、第四、第五隻貓陸續來到。
二○一六年的冬日,我們相約看彩樣。沒想到五隻貓一起來校對。
《天人菊稿本》是我和新加坡多元藝術家陳瑞獻先生合作的筆記書。印刷廠印出彩樣。我們在美術編輯友人家中校對。
陳瑞獻一九四三年生於印尼蘇門答臘,先後在印尼、馬六甲、新加坡完成中小學教育,畢業於南洋大學現代語言文學系。大學期間從事現代文學與全方位藝術,在法國駐新加坡大使館工作二十四年。四十四歲獲選為法蘭西藝術研究院最年輕的駐外院士。
半個世紀以來,他用多種媒體創作,詩歌、小說、寓言、評論、繪畫、書法、篆刻、雕塑、版畫、紙刻,無不精通,成為獅城藝壇巨擘。
我們方才坐下來,貓就陸續來到。牠們嗅聞每一個字,在畫作前靜思。花紋貓、黑白相間的貓、白貓偶爾回眸看我們。黑貓靜靜的看書,若有所思。黃貓從另一張桌子走過來,佇足陳瑞獻的畫作〈杏花開〉。
黑貓眼珠裡有著特別的光。牠一直讀著我從新加坡帶回來的書《解析自由心》,還喚來同伴共同閱讀。這本書是二○一六年紀念陳瑞獻特展而出版的中英文專論畫冊。
《天人菊稿本》裡面除了陳瑞獻的十二幅畫和我的一首詩,便是大量的空白頁。我的詩〈天人菊的夏天〉寫的是澎湖,陳瑞獻配上十二幅他的作品。除了封面畫作〈向陽〉的局部,還有裡頁的〈落霞與孤鶩齊飛〉、〈杏花開〉、〈擬態世界〉、〈泰戈爾像〉、〈梵谷自畫像之變奏〉、〈白馬與蘆花〉、〈彩虹新見〉、〈空靈山水〉、〈赤兔奔馳〉、〈妙樂之結〉、〈朱鹮〉、〈詩鄉〉。
二○一六年五月,澎湖文化局邀我回鄉講演。我談起自己長期於監所、偏鄉授課,在牆裡牆外教書,獲得陳瑞獻長達二十年的相助:他送數百本書、免費提供畫作為學員的出版品增光。尤其是他所畫的〈螢火蟲果屋〉以及他的寓言提到:「每隻螢火蟲都會發光」,鼓舞學員向上。我曾表達謝意,他回信:「能為天人菊工作是我的福氣。」
鄉親聽得很感動。澎湖文化局長曾慧香提問:是否請銀釧寫詩,請陳瑞獻先生提供畫作,文化局為他出筆記書?我寫電郵轉達,他立即回電郵:「銀釧,你寫一首詩來,我自己配圖、設計,送給天人菊寫作班。」
二○一七年一月,兩千本《天人菊稿本》印好了。我把這本筆記書寄送到監獄、少輔院以及桃園、新竹、宜蘭、台中、澎湖等偏鄉學校,也送給部分出獄的學員。還有一些陸續寄到汶萊、新加坡、日本、印尼、緬甸。我隨信告訴大家,這本筆記書是陳瑞獻親自設計,印刷費也是他資助的。
陳瑞獻的十二幅畫有如十二扇窗,帶著學員的心靈旅行去。
有個監所學員偏愛最後一頁陳瑞獻的畫作〈詩鄉〉。他說:「我把最後一頁當做我的第一頁,常常看著畫裡的藍天、綠樹和一間間房子。這幅畫名為〈詩鄉〉,那些房子裡面住著一首首詩。有個早晨遇見一首詩開門,於是我記下裡面的詩句」。他常常翻讀,在筆記書的空白頁寫滿了詩,那是他一次次和〈詩鄉〉對看的心得。
「二十三年之後再見面,那是什麼景況?你們談些什麼?」學生好奇的問。這是針對我和陳瑞獻重逢的提問。認識這麼久,就見過兩次,很多年來,我們在信件中交談。
再相見,大部分談的是我出生的澎湖。陳瑞獻早年曾經來過台灣,但未到過澎湖。我說起家鄉的海洋、漁船、古厝、花生田。他聽得神往。
有學員偏愛陳瑞獻的畫作〈擬態世界〉,那是一幅抽象畫。畫中以藍、綠、黃、橘等多種顏色交織成一個畫面。少年感化院的學生說:「畫中顏色隨心轉動,其中好像有蟲魚鳥獸、花草樹木,還有貓。」他在混合抽象的顏色裡看見貓,問我是否看到了?接著,他在其他空白頁畫滿了自己的作品,有父親母親的畫像,有家園、有天空、有動植物,「全都是我想念的。」
我定睛看〈擬態世界〉,沒有看見貓,卻發現有魚兒悠游。奇妙的畫作,隨心而生各種景象。
那些被監禁的心靈花朵在這本筆記書裡以各種型態綻放。
有學員說;「這本筆記書是個謎題,有詩有畫,大量空白,那些空白需要我慢慢解謎。」後來,這位學員以畫作填滿了空白,他素描搭火車的見聞,畫出列車、人群、行李以及景物。他和我分享時,輕聲的說:「這是我對世界的思索。」筆記書的最後記下陳瑞獻的話語:「心一旦自由,人一樣可以在監牢裡創造。」
好巧,有少年學員喜歡荷蘭畫家梵谷,筆記書裡正好有陳瑞獻畫的〈梵谷自畫像之變奏〉。好巧,我們研讀泰戈爾的詩,筆記書也有泰戈爾畫像。
一個偏鄉學生在筆記書上找不到陳瑞獻的簡介,後來上網搜尋。他說:「陳瑞獻是個愛捉迷藏的人,他把自己藏在一朵花裡。就在封面那幅名為〈向陽〉的畫裡,花瓣裡有隻蜂鳥,那就是陳瑞獻的化身,他曾多次自喻自己是蜂鳥。」
是的,陳瑞獻像蜂鳥。三年前我在新加坡國家圖書館欣賞「解析自由心」展覽時,除了畫作有蜂鳥,也在展覽牆面上看見蜂鳥。
微小的蜂鳥有如陳瑞獻側看觀展的人群。
有學生找到陳瑞獻說的話語:「我的作品充其量是悉達多王子弘揚的智慧海洋中的點滴」,讚佩他的謙虛。
今天朋友來訪,翻找資料時,在書架看見二十多年前,陳瑞獻送的畫冊,其中有一頁是他畫的五隻貓。我談起三年前參與校對《天人菊稿本》的貓。篤信輪迴的朋友說,可能就是畫裡的五隻貓重返,參與校對。
之後,屋子午休,窗戶眠夢。我在書桌前睡去,夢見貓。♣

《天人菊稿本》筆記書封面,是陳瑞獻畫作〈向陽〉的局部。圖╱歐銀釧
《天人菊稿本》筆記書封面,是陳瑞獻畫作〈向陽〉的局部。圖╱歐銀釧
陳瑞獻的畫作〈詩鄉〉圖╱歐銀釧
陳瑞獻的畫作〈詩鄉〉圖╱歐銀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