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 內獅站之後

16

文/陳柏煜
火車進入
曠野徘徊的聲音爭相擠入
高分貝的壓縮世界。隧道長號法國號地
如山體內牽牛花莖蔓生。
火車載著我
載著許多等速移動的聲音。曠野
變形聲線的怪獸,窗框上那名她尖叫
(雙溪春尚好——)
雜訊在維台普斯課城鎮上空爆炸
(也擬泛輕舟——)
雜訊在風的新娘的懷中如捧花

詩歌渴望離開內臟
因為開口是房間的逃生門
光亮盛放的銅之花
詩歌渴望通過然後離開

開口是火車衝入白色的太空
因為開口是白的
因為開口是白的曠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