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行路】 戰爭與我的距離

2

文/戴曉楓
秋日清晨,是懶慵的,明亮的。屋裡飄著熱騰騰的咖啡香,晨起的氛圍很有白居易筆下「我有中心樂,君無外事忙」的慵懶,倚在窗台,太陽從雲層透出微曦,閱讀來信,維奧塔描述開學的日常,也寫道「這裡依然存在『戰爭』」。透過雲層的聚光,不偏不倚,剛好打在戰爭二字上,發亮地有點刺眼,讓我不得不收回眼神,瞇一下眼睛,啜一口咖啡。
搜尋到一些關於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四日戰爭」的資訊,發生於二○一六年四月,不禁怔忡了起來,思緒有點溼漉漉,獲知壞訊是三年前,恰恰也是四月,我正「困倚危樓,過盡飛鴻字字愁」,身旁人更是聞者多嘆息,思之皆淚垂;沒想到同一時間,遙隔七千多公里之處,因為領土、宗教等衝突爆發戰爭,雙方皆有傷亡,維奧塔告訴我,很多僑民回國幫忙,年輕人到醫院捐血給受傷的士兵……許多青春,就在那刻戛然而止。
而隨著時間移動的困境,鐵幕打開了,獨木經過逆境的滋養,漸成枝葉茂盛的大樹,精神與姿態都很不一樣;然而飽受蹂躪的「地域」,戰爭壓根沒有收手的慈悲,「無間」真實存在。
存在的真相不一定美好,但真相的坦承是正義的。
德、美兩國相繼承認土耳其對亞美尼亞大屠殺構成種族滅絕,解開亞美尼亞滅族的歷史封印。我不知道這是否能帶給悲情命運卻堅毅熱情的亞美尼亞些許寬慰,但我知道因為維奧塔的書寫,不僅讓我對那充滿藍眼睛、番紅花、手工地毯的鄂圖曼異國風情,卻屠滅他族且一再否認罪行的土耳其,感受與以往大不相同;更因為對維奧塔的關愛,拉近了戰爭與我的距離。
那裡依然存在戰爭。而空氣瀰漫咖啡味的這裡,或需逆風而行,但安放更多的是自在與安穩,感恩生活中沒有戰爭,那就要活成歡喜的模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