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媒體亂世 建立應有的傳播素養

116

文╱張景為(資深媒體人)
日前有幸受邀前往佛光山,參加了一項為期三天兩夜的傳播人禪修營活動,能夠藉此滌心啟智,可謂獲益良多。而其中有場座談會,法師們對在場媒體人的期許與惕勵,更令眾人反省慚愧之餘,在責任與感慨之間低迴不已。但值得深思的是,當此空前變革的新傳播亂時代,整個媒體表現的日趨惡俗低劣,究竟是因還是果?
這絕對是一個環環相扣,因果循環,甚至沒有答案的大哉問!而這並不意謂現今的媒體從業人員在推卸責任,因為從許多民意調查中都可看出,在造成社會亂象的各種原因中,媒體往往被名列前茅,彷彿媒體就是主要亂源之一,媒體人的形象與地位更是極端爭議,備受嘲諷。這種惡果,其來有自,不容推托。
但如果真的想穿越迷障,勘破時弊,便不該避重就輕,自欺欺人。因為傳播科技的日新月異,已經造成傳播的環境、形態乃至媒體經營、操作者心態的全面改變;在網路時代,從媒體的定義到資訊傳播的過程、價值內涵,都已完全變化重組。
舉例來說,媒體已不再是過去受新聞道德與社會壓力所能約制,所謂的社會「公器」,因為它不再占用有限的空間或頻道,而可以在科技的發展下無限擴展,專業與道德已非其必然的價值考量。又好比如今一人直播的自媒體「私器」,其影響力可能大過許多大型的媒體組織,因此光是責求所謂的主流媒體,事實上根本忽略了造成社會亂象與價值錯亂的主要原因。
這是一個矛盾又弔詭的傳播亂時代:訊息取得特別快、多又容易,可是真正有用、有意義的卻特別少,辨別真假也更困難了;表面上看,這是閱聽人享受資訊最富足的時代,實質上看,這可能也是閱聽人資訊最貧乏、最容易被蒙蔽、最難有主見的時代。
於是,當大眾沉浸在資訊「量」的幻覺、卻又迷惘於資訊「質」的渴求時,在現今病態的傳播結構中,除了一味怪罪媒體,便應該反求諸己,還有什麼可以用功導正的地方?
例如網路社群中常有所謂「媒體不敢報,我們來報」、號稱獨家祕聞的訊息,還有許多人云亦云的傳聞,甚至是被人為變造過的假訊息;遇到這種情況,除非是故意造假傳假,其實只要在搜尋引擎上打入關鍵字,立刻便可查證真偽。如此偷懶而只會以訛傳訛,怪得了誰?
又如許多人責怪媒體好惡立場鮮明、報導評論不客觀,問題是當媒體客觀中立時,往往又不受讀者觀眾青睞,逼得媒體為了求生存而選擇極端化,如此因果循環,又要怪誰?
當今閱聽人不能只怪媒體資訊的多變難解,自己也有責任努力培養更健全的媒體素養,做個真正聰明的閱聽人,才能在紛亂迷惑的世界裡,掌握有意義、有價值的資訊。《人間福報》亦然,一方面在小天地裡彰顯了傳統價值的真善美,另一方面也需要面對新局的挑戰,做更進一步的傳布突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