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赤塔城因愛情而被傳頌

33

文/黃作炎
西伯利亞鐵道從赤塔到伯力這一大片土地,是華夏民族土地被掠奪的傷痛歷史,但旅行到曾是契丹古國所在地的赤塔城,想著一群被貶到冰荒之地的上流人士,幸運的擁有不離不棄的愛情生活。赤塔,因這群人而美麗!
西伯利亞鐵道有段華人的傷痛歷史,因為從赤塔到伯力這一大片土地,曾是華夏民族的國土,之後才一大片、一大片地拱手讓人。
國中時念到這段清朝割讓國土、簽訂喪權辱國之約的歷史,除了要記一堆地名,還有中俄戰役及條約,年少的我,不解為何要戰爭、要割地,印象中,當年老師說,這兒都是不毛之地,一年有六、七個月是冬天,不要也罷。但有了年紀之後,親身走讀這段歷史故地,深覺:國家太不爭氣,才會拱手割讓土地給外人!
走訪舊山河感嘆再三
如今中俄邊界是兩條大河──黑龍江與烏蘇里江,然而三百多年前,東三省的土地可比現今大上好幾倍。
黑龍江,俄羅斯稱之為阿穆爾河,發源於蒙古國,流經中國黑龍江省北界與俄羅斯遠東聯邦管區南界,之後以東北向穿越哈巴羅夫斯克,最後流入韃靼海峽。烏蘇里江,滿州語為「水裡的江」、「東方日出之江」,發源於中國吉林東海濱,在黑龍江省撫遠縣附近的伯力與黑龍江匯合,全長九○五公里。
在俄羅斯搭乘西伯利亞鐵路,親訪這片如今每年為俄羅斯賺進大把觀光財的壯麗大地,心中不免唏噓。畢竟,一八五八年(咸豐八年)的《璦琿條約》,一八六○年不平等條約《中俄北京條約》,俄國得到黑龍江以北約六十萬平方公里,烏蘇里江以東四十萬平方公里土地,庫頁島共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俄羅斯還控制了不凍港「海參崴」,和前往日本海和鄂霍茨克海的出海口,成為中國近代史上放棄最多領土的條約。
不平等條約割地喪權
位於赤塔河、音果達河與西伯利亞鐵路交界的赤塔城,建於一六五三年,南與蒙古、中國為臨,自古商旅、各族人民往來頻繁。一六八九年中俄簽訂的《尼布楚條約》,赤塔自此列入俄國領土,目前為俄羅斯外貝加爾邊疆區首府,也是蘇俄邊疆重鎮。
真要追溯赤塔城,千年以前曾是契丹族的領地,契丹是漢朝時北方的遊牧民族,稱霸於北地與西域、中亞,相繼建立的遼、西遼政權,統領此地長達三○○年之久。
火車進入赤塔外圍,顯目的礦田隨處可見,這兒是外貝加爾區主要礦產產區。清末湧入大量移居者,隨後,沙皇將企圖對帝俄發動革命的「十二月黨人」流放至此,此地成為流放者之城。加上二十紀初,西伯利亞鐵路完工,赤塔逐漸取代尼布楚的經濟地位
第二次大戰期間,此地曾淪為日本軍的戰俘營,最多有三十四萬戰俘囚禁於此,清朝的末代皇帝溥儀,就曾被蘇聯軍機赤塔一號,從東北運送到此處,囚禁於莫洛可夫卡30號特別監獄。數月之後,才被轉至臨近城市伯力45號特別監獄。
流放歲月的美麗人生
一大早抵達赤塔火車站,火車站前迎接我們的景觀是:金色洋蔥頭和巨型鐘樓造型的建築,聖母大教堂,既是赤塔的地標之一,也是東正教信徒聚會、禮拜的會所。
來到赤塔,一定要到當年流放「十二月黨人」居住的現場,因為這次的革命雖未成功撼動帝俄,卻書寫了俄國史上最淒美的愛情故事。
這件發生在十九世紀中期的革命,主要是一些思想較為開放的年輕軍官、將領,受到歐洲民主風潮,希望把民主自由風氣帶入俄國政府,藉此廢除農奴制度。這群激進的自由黨人,率領三千名黨人,在當時聖彼得堡,名為元老院廣場的地方,發動政變,結果遭沙皇尼古拉一世派兵鎮壓,參與政變者被判終生流放。
然而,可歌可泣的是,原本是貴婦名媛的十二月黨人妻子們,不僅成全自己的丈夫,更全然接受、跟隨丈夫一起流放至西伯利亞受苦。這些妻子們在外人看似苦難、悲劇的生活中,基於對信念的執著,活出一種最美麗、最美好的生活。
成為後世歌頌的主題
眼前這棟位於赤塔城中的木屋,正是那群原本的王公貴族聚會的處所,後來被改為博物館,裡面陳列著當年十二月黨人聚會的裝飾,在西伯利亞的生活點滴,還有妻子們寫給丈夫的書信、繪畫……而這段傳奇、不朽的愛情,也成為十九世紀俄羅斯詩人和文學家不斷讚頌的主題之一。
普希金最著名的一首詩《致西伯利亞的囚徒》,就是獻給十二月黨人和他們的妻子:
在西伯利亞深深的礦井,
你們堅持著高傲忍耐的榜樣,
你們悲壯的勞苦和思想的崇高志向,
絕對不會就那樣徒然消逝!
離開「十二月黨人」博物館,從不遠處遠望木造的建築物,霧中吹著飄雪的風,透出一股寒意,走進木造的屋內,帶著舒緩、微暖的溫度,曾經的寒冷、饑餓、嘲笑、輕視、侮辱、甚至死亡,如今已經不在。
離開赤塔,想著這群被貶到冰荒之處,看似「魯蛇」人生的上流人士,幸運的擁有不離不棄的愛情生活。赤塔,因這群人而美麗!

遠望赤塔城。
圖/黃作炎
遠望赤塔城。
圖/黃作炎
沿著西伯利亞公路出發,也能看到並行的西伯利亞鐵路。
圖/黃作炎
沿著西伯利亞公路出發,也能看到並行的西伯利亞鐵路。
圖/黃作炎
火車站對面的東正教教堂。 圖/黃作炎
火車站對面的東正教教堂。 圖/黃作炎
12月黨人博物館外觀。圖/黃作炎
12月黨人博物館外觀。圖/黃作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