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灑落的小徑

12

文/PM
◎星空下的旅人
每個沉默的中年、乃至眸光垂落的老年,都曾有過屬於自己的、閃閃發亮的小時代。那些在靜默中低下頭來的人們,將往昔的繁美掩在胸口,緊挨著人生的高牆,一步一步隨順生命的軌道,微笑或皺眉地踽踽獨行。
當代生活對他們疲於記憶的神識而言,已是無可言說的麻密紊亂,因此張望周遭正當剛強的意志,喧囂的人更為喧囂,而沉默的人,又比往常更加沉默了。
落入這些人們眼瞳之中的、人生的昏黃未暗,夕暮一寸一寸降下,籠罩旅人們鮮明的視野,透過這層單薄的黯淡,沉默我輩,疲於張望的眼神更多了,一味在友伴逐漸零落的路上,穿梭於自己的方向,至於已然無從盡覽的前方是何風貌?又是何種崎嶇?也就在旅人們眼裡,無心地笑著笑著,豁然地看著看著,持續眼前已不掛心的朦朧。
我也默默走入星夜旅人們的行列,一邊掏出口袋裡,年輕時並不偏愛的零嘴,沿途漫步、嚼著嚼著。一路上身側也有明媚的風光,只是從我眼裡的黃昏看去,盡是與我相關、卻不再相繫的青春。我從那成群結伴、年輕的人們,大口大口的呼吸、朗朗的言語之間撥出條理,試圖拆解這個屬於他們的年代,那些令我感到奇異的制約,如同律法般纏縛他們、又放縱他們。彷彿這般未曾規範的邏輯,已成為新時代的新秩序。只不過行旅如我,寧可懷抱自己老舊的規矩,對一切投以微笑,從人生這頭,信步踱向生命那頭。
所幸新時代早已過分喧譁,以致無人叨擾我輩的寡言,就這樣在同一條路上的兩種視野中,與時下的沸騰,各別朝自己的理所當然而去。但是孩子們,腳步合適自己便好,莫要一時著急啊!
◎星空中的圓舞曲
曾經的年輕,我也迫切追逐成就,捧著胸口灼人的意志,目標篤定卻漫無方向地奔走。那些燙人髮絲、烈日篩下的光蕊,至今仍在我的體感間微微飄著焦味,藏在驅之不去、早已模糊的記憶裡。彷彿那些不在意粗礪的日子,自然要為自己的果敢受傷、且自我折騰。
那一個接續一個,為理想與理念躁進的日以繼夜,健康從不入心,而超時過勞的工作理所當然。同儕們熱情地圍成一圈一圈,擦過彼此堅硬的脊骨,迴旋又迴旋地群舞。在幾分愉悅的樂聲中相互品評,好似人生就要這般比較再比較,區隔又區隔開來;也像是只要懷抱理想,我們便足以飄升星空之中,腳不著地的昇華自己的青春。
可是人生並非這般邏輯,在熱情與想像中踩空的步履,飄得愈高,心裡的空隙愈大,腦中與體感間盡是輕空氣,連自己都不在自己手裡。於是,陸陸續續,甜美的圓舞曲中,有人脫隊飄回地面,而其他人立刻就補上缺口,兜成一個個更小的圈圈,持續想像的群舞,在愈來愈深的夜色中,傲岸地以理想與理念自我支撐。
唯獨世上多的不是樂音而是雜音,倘若生活成了搆他不著的自信,愈是孤高的青春愈容易受傷。要將這些傷痕擬作迷彩,乍看的確如此;然而從高過常人的不切實際摔下,那些結痂如何也無從弭平,只是一步一步疼著,就這麼疼著疼著,連友伴也只是一旁看著看著。
◎落在樹梢的音符
當我終於將生活的寬廣,讓給急於前進的青春,我看見只屬於自己的黃昏,幾分朦朧而瑰美地映在眼前。當生命的快車道和慢車道都互不相讓,我直接將自己的速度停妥在停車格,走上人行道,緊靠人生的高牆,四下梭巡回家的方向。
漸漸的,在只屬於我的視野中,一條條岔開來的步道,從眼中朝各個方向延伸。我瞇細了眼睛,百般猶豫起來,因為這般分歧的路徑,絕無可能每條都讓我回家。
我靠近可能的路口探看,屢經測度,才辨認出回家的那條小路。那是兩旁老樹堅實、枝葉繁茂的,在早夕中懸著星光的小徑。小徑兩旁偶爾傳來些許樂音,黃昏漸濃的秋風,微涼而乾爽地吹在身上。我回頭看了那些在岔路間奔過的人們,又回頭繼續我的步行。小徑兩側的屋宇陸續點亮燈光,而母親熟悉的料理氣味,就從不遠處飄來,愈來愈濃,也愈來愈香。
我仰頭張望路旁高大的喬木,年輕時幾許清脆的音符鈴鐺般落下,零星地掛在枝葉間。雖然我還記得那首歌的旋律,卻兀自在心頭笑著,為自己青春的真摯與衝撞,掏出口袋裡的軟糖,就這麼又吃上一口。
◎旅人泛光的夢境
家中的晚餐儘管平淡了些,卻比大街的料理更清爽適口,幫母親洗淨所有的鍋碗瓢盆,看著瀝水架上淌下的水滴,那也像是只落在這個家裡的星光,點滴凝聚於只屬於我們的時光。時間彷若風扇,冷卻往年時有的互不相讓,只留下彼此在夜燈下,相互探望、彼此看顧的眼神。
我們換下身上的塵埃沐浴清淨,綿軟地沉入又一夜的睡眠。記得剛到家的那晚,我還夢見童年時,遊樂園裡色彩繽紛的旋轉木馬。媽媽捏著票券的手攬在我背上,看著旋轉木馬散射彩光地打著圈轉。
我心中充滿歡悅,儘管沒有任何家人情願陪我搭雲霄飛車,但旋轉木馬也從來不離我的視線。看著那些彩色木馬上上下下、隨著橢圓形的明鏡旋轉,我迫不及待地蹴近圍欄。整座皇冠般的旋轉木馬,就這樣在夢中的月光下,脫離一切牽掛飄升起來。我心中軟糖般的童年,也就在旋轉的彩色木馬間,一寸一寸升空,而我也在那個夢境裡,一一卸下時代與歲月的重量。
夢中的我能夠遍覽整個夜晚,也足以俯瞰人生至今的一切,卻不因此疲勞,就這樣飄浮夢中。夢境裡的夜晚是很寬很廣的漆黑,而繁細的星光像透明的水滴,我鬆開所有牽掛蜷在半空,卻看見雲朵是白色的,而整個夜晚的晴空,就這樣悠悠響起旋轉木馬轉動時,老唱機熱鬧可愛的樂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