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 清趣

7

文/楊福成
清趣,是很有趣的趣。
它簡單,養一棵花種一棵草就算是了。
它好玩,案頭上放一個筆筒或者筆架就是了。
它不需要什麼成本,從舊院落裡撿一塊舊磚或者瓦當就是了。
清趣之妙在於簡,在於淡,在於不奢,在於喜歡。
一切喜歡的東西都是養眼的,一切養眼的東西都是養心的。
心必須要養,要不,皇帝為什麼還要建養心殿呢?
養心殿本是專門製作宮廷御用物品的地方,可見,以物養心,睹物養心不是虛的。
後來,雍正入住了陳設樸素的養心殿,是想以此地養己心,養人心,為天下人做表率,事實上,他也真的將天地之心養好了,這也算是一番不得了的清趣吧。
我們是凡夫俗子,養不了天地之心,但以片瓦寸草養一片清心還是可以的。
清者,不渾不濁,不浼不瀆,有君子之風,無屠夫之氣。
人有清趣便雅,人無清趣便俗。
雖說雅俗之間並無明顯的界定,但是在人的舉手投足間便會流露出來。
愛看花,愛種花,愛惜花的人,定會有幾分雅氣。
到了餐館、咖啡廳,歪坐脫鞋晃腳,隨處亂動亂拿的人,定會有幾分俗氣。
養清趣,就是添幾分雅氣,去幾分俗氣。
清趣如一杯好茶,淡而不澀,清香但不撲鼻,是人間低到塵埃裡的欣喜。
人一旦有了清趣,便能與環境與萬物融為一體,看什麼都好,看什麼都舒心,如狗尾草,如野菊花,如山核桃……都是寶貝東西。
有人說,生活就像減法,每一頁撕去,都不可以重來。
這話說的也倒是實在,但卻充滿感傷,為什麼要撕去呢,為什麼不可以重來呢?
有了清趣,生活就像加法,每一頁的珍藏,都是美的疊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