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飾店圓夢 分享嘻哈文化

10

文╱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
一群學生來到基隆,不是為了吃美食,而是逛一間隱藏在巷弄間的服飾店!他們說:「去Ghetto honey,玩嘻哈(Hip hop)的人應該都知道。」
老闆娘李旻早預見這群學生不是本地人,「你們從哪來?」她問。學生興奮地說:「彰化,我們專程北上來妳的店朝聖!」李旻假裝不相信:「真的?你發誓?」看青澀的學生不知所措,她微微得意了片刻,問:「你跳什麼舞?」學生說:「我其實是DJ,會放偏Lo-Fi隨性的音樂。」李旻讓他透過櫃台的液晶銀幕介紹一首曲子。播放後,李旻仔細感受:「這很像百貨公司會放的歌,大眾型的,比較High。」學生也請她推薦一首,她選了213樂手的〈Run on up〉,一首很西岸風的歌……這就是她的經營風格,一間能和客人分享音樂、輕鬆互動的店。
李旻愛嘻哈,也很會跳。國中就到舞蹈工作室去學Dance hope,也跳Hip hop、Lofi、All style,最喜歡雷鬼音樂,會有開店及推廣街舞文化的夢想則是源自基隆一間服飾店「棠口」。
透過穿搭 傳遞樂趣包容
15年前,放著音樂MV的店並不多,店員穿得很西岸,不怎麼招呼人,能大喇喇的對第一次看到的客人品頭論足,如他們會問「你臉上長痘痘了嗎?」問衣服價格時胡言亂語,這種不認真做生意也不信奉顧客至上的風格,衝擊著年幼李旻的價值觀,對做自己的態度更是嘖嘖稱奇,她說:「一開始會覺得很衝突,可是換個角度想,現代人活得太壓抑,很難接受與自己不一樣的文化,反而失去包容心。」
為了圓夢,她高中時讀了莊敬高職演藝科,看到老師在台上散發魅力,夢想著將來也要透過嘻哈服飾的穿搭,改變氣質,有全新的人生態度。2012年她創業,以Ghetto honey象徵「不忘溫柔初心、好好面對社會」的字義為名,專售新品及二手嘻哈古著(Vintage),雖走小眾市場,但因為獨特性質,收入還過得去。
李旻說,古著不只是舊時代的衣服,還必須蘊含年代性、背景、故事、品牌、產地和標籤,如1980年代末的品牌Cross Colours,復刻新品入手價5千多元,20年後會漲到近1萬元,新品襯衫也能賣到近2倍入手價的2萬8千元,因為這種衣服是隨時間提升價值的,而且重複性低,很難撞衫,能再次引領潮流。
除了古著,她也販售自己認為適合跳舞的褲子。她真的有心推廣嘻哈文化,不只是把收入用來贊助舞蹈活動,如舞展、Battle、成果發表和學校比賽,更考慮黑人與黃種人的差異,研發不透光的頭髮綁巾(Durag),上市半年就賣出500條,未來還想成立工作室,透過舞蹈傳遞正向為人處世的態度,她說,嘻哈精神可以是象徵愛與和平、團結與樂趣,即便是在對別人行為、價值觀批判的饒舌都是先握手致意,不是只有嗆聲和人身攻擊。
信仰轉念 正向服務人群
李旻有著與眾不同的氣質,能用嘻哈貧困起源的心處世,對富有者不羨慕忌妒,樂觀學習,是因為她曾嚴重失眠、憂鬱,聽著陰暗的音樂,人也跟著陰暗,直到一個緣分加入基隆佛光青年團,當了副團長,體會到社會有許多的良善面,從此改變。後來結婚,生產時想著菩薩,陣痛就減輕,才發現有信仰就無所畏懼!開始過著清淨身心的生活,不接觸內含毒品、菸酒、炫富詞意的音樂,跳快樂、讓人歡喜的舞。
Ghetto honey也朝李旻的性格發展,店內瀰漫嘻哈元素卻柔和、明亮,繽紛卻有秩序,還會不時介紹店內有「媽媽年代的閃亮亮衣服」,因為店本來是與父母兼營的,3年前媽媽生病才由她全面接手。店的風格強調生活,她說,多年的研究讓她明白,嘻哈早已不是特立獨行的外來文化,而是你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她也會帶著嘻哈穿搭去做公益、關懷植物人。
「這家店到底在賣什麼?」除了街舞社的學生,不少人還是滿頭問號,有人買了二手古著卻跑來退貨,理由是「這不是新的」,也有人猜測她在賣泰國潮牌,因為顏色很繽紛,李旻都會耐心解說,主要是針對DJ、街舞、饒舌等嘻哈客群,她總熱情分享音樂和嘻哈訊息,讓專程來店裡的人帶一些經驗與知識回去,為文化推廣盡一點心力。

李旻研發適合亞洲人的綁巾,牆面有嘻哈文化的塗鴉色彩和店名Ghetto honey。
圖╱記者李祖翔
李旻研發適合亞洲人的綁巾,牆面有嘻哈文化的塗鴉色彩和店名Ghetto honey。
圖╱記者李祖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