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心橋】 不一樣的成長

6

文/吳娟瑜
美意念國中二年級時,她發現同班男友自忠疑似有校外女友,醋勁大發之餘,相約兩派人馬放學後談判。
陪著美意、綽號貢丸的男同學,個頭大嗓門也大,惹得對方看不順眼,都還沒正式開口,就有人嗆聲:「你跩什麼!耍老大啊?」
「疑似情敵」的女生也不好惹,她瞪著美意說:「他不可以喜歡我哦?妳算老幾?」聽她這麼一說,美意怒髮衝冠,正準備一掌對她巴過去。
這時,有人喊著:「警察來了!」果真見到兩個警察騎著摩托車往這個方向加速而來,兩派人馬霎時鳥獸散。
大人怎麼啦?
輔導室派了一位男老師輔導自忠,美意則由陳老師接手。陳老師是位資深的輔導老師,看美意故作不在乎,右腳卻不停抖動的模樣,料準她其實緊張又擔心。
「李自忠是妳的男朋友,妳欣賞他哪一點?」
美意感到意外,陳老師沒有先責罵她,反而關心起她的感情問題,不像媽媽總是破口大罵。
原來,美意小學三年級時爸媽離婚了,似懂非懂的年紀,還搞不懂媽媽口中的「肖查某」是什麼意思,更不明白媽媽為何開始夜裡喝酒胡鬧,害她下課後無法專心念書、安穩睡覺。
後來,美意和媽媽搬回外婆家,原本以為可以好過一些,不料,卻常聽到媽媽和外婆吵架。披頭散髮、淚流滿面的媽媽常一進房間就倒在床上,對專心寫功課的美意說:「妳外婆以前對我說天底下沒有一個好男人,我就是不相信。妳看,今天妳爸爸也是一樣搞外遇,害我們現在必須依靠外婆,還得每天挨她的罵。」
女人的價值感
美意和陳老師約略談了家裡狀況,但她沒有提到和自忠的性探索。從國一開始交往後,他們由摟摟抱抱進階到第四壘,儘管媽媽提醒過「不可以亂來」,可是,媽媽自己還不是一樣。
美意聽過媽媽躲在廁所講悄悄話,聲調甜美、極盡撒嬌,十四歲的她,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有幾回,美意還陪媽媽去見過一些叔叔,出門前,風韻猶存的媽媽常問她:「我這樣穿好看嗎?」「妳覺得我的皺紋是不是少多了?」
媽媽像個少女,心情雀躍地談著戀愛,卻沒想到帶給美意諸多不正確的價值觀,甚至連帶將潛意識的恐懼也傳遞給了美意──深恐男人轉身就跑,深怕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
美意和自忠相處時也是一味地討好,完全沒有主見。當聽到一些風言風語,不懂得和自忠溝通確認,卻直接找出假想敵,準備對決。
在性探索的過程中,美意同樣失了準則。當自忠說:「妳要相信我,我不會讓妳懷孕。」「妳要滿足我,才是真的愛我。妳真的愛我嗎?」美意心中雖然感到猶豫和矛盾,但身體還是不知不覺地貼近過去。
掌握自己的人生
美意年紀輕,不知道自己可以要什麼?可以拒絕什麼?眼看就快要畢業了,雖然時間有限,陳老師仍然用心引導,她告訴美意:「妳需要學習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不是用身體去迎合、討好別人。只要妳了解自己的魅力,擁有自己的特點,自然可以找到了解妳、尊重妳的人。」
這些話語對美意來說,很陌生、很遙遠,從小,爸爸、媽媽、外婆都沒提到過,不知去向的外公當然也沒說過。如今,有了陳老師點點滴滴的提醒,還給她相關的書本、影片慢慢學習,讓她逐漸醒悟。
在陳老師的鼓勵下,從國三開學的第一天,她開始習慣寫下成長日記。
「十一月一日,天氣晴。今天跟陳老師約談後,我發現自己最近情緒很穩定,還感覺自忠像是幼稚的小男孩,他講了很多白痴的話,惹得同學發笑,可是我聽了覺得很無聊。可能這就是陳老師說的『成長』吧!經過這一年半的輔導,我覺得自己比較不一樣了。今天,我問陳老師:『我的人生可以和媽媽不一樣嗎?』陳老師回答我:『妳的人生本來就可以自己決定。』嗯!我要好好思考這句話的意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