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讀自然】 漫步在林間小徑

27

文╱林明理
一個微涼的周末早晨,我首次走在知本林道的鎮樂支線產業道路上。
在那邊,山的對岸,便是我最愛眺望的太平洋。當我越過海平線向東看,樂山底下的知本溪悠悠緩緩地,斜向下游。
在那邊,老人家說,曾經,寬廣的知本海岸沙灘,有時,會有烏龜上岸生蛋;但莫拉克風災後的河灘,有許多漂流木,整治了八年,才恢復原有的風貌。
沿途,我看到東邊的山巒疊翠,山頂上方盡是森林。有幾戶農舍,以石塊、傳統工法堆疊成擋土牆,也長滿青苔、蕨類,有昆蟲、爬蟲在孔洞間移動。
柔風吹過,一群黃蝶、黑鳳蝶飛起,飛到林道樹枝旁垂掛的古老樹蕨那裡去。串串金露花的果實在牆角四圍生長,五色鳥在電線桿上鳴歌著;一對大卷尾帶著舞動的尾巴,躲在野林後方卡啾──嘰卡啾叫。
還有烏頭翁依偎在枝椏的身影,使我高興。在那樣的地方是遠離文明和喧鬧的。
我愛紅毛草頂著圓錐花序,邀隨風搖曳的狼尾草一起翔舞。我愛底下的知本溪,雖然蜿蜒曲折,卻從中央山脈霧頭山上面沿著流路,慢慢地來到交界處,再注入大海。
每當爬得愈高,再回頭,向出海口方向眺望,我的視線便愈加遼闊,自此地到彼方,周遭的世界呀,在我自己看來永遠是新奇的。
我將一路迎面而來的山林留在身後,想起了小時候田水的雲影,也想起了油菜花田的落日。在這清靜的茵綠裡,遠山的目光,斟滿了我的相思。流動的時光啊,羅織著細浪。而我像隻小蜜蜂,輕輕地飄飛……從前方來時路,飛入林道的盡頭,便感覺到親近大自然的自由了。 ♣

狼尾草 圖╱林明理
狼尾草 圖╱林明理
紅毛草 圖╱林明理
紅毛草 圖╱林明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