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時刻 】 水月人間地 香燈象外天

240

文/吳德亮
二○一一年我寫作《台灣茶器》一書,跑遍全台尋訪在釉色、造型與實用功能等,具有獨特風格或全新思維創作的傑出壺藝家,日以繼夜採訪拍照的同時,就在台中霧峰某個小山丘上發現了吳晟誌。當時他就以瓦斯窯加電窯,用單掛釉燒出柴窯般黝黑的金屬質感,加上彷彿金屬氧化的金花妝點,成就獨一無二的「黃金鐵陶」作品。
新書出版後吳晟誌果然一鳴驚人,但吳晟誌也沒有因此而停滯,近年來又在「黑金」之外,陸續燒出了陳皮橘彩、松青綠、奼紫紅、鱔魚青,以及近期紅遍兩岸、在二○一八「北京國際設計周」讓媒體記者誤認為鐵器的「鑄鐵黑」等,我特別稱之為「台灣新陶色」,表示為陶藝不斷注入新活水。
吳晟誌說近一、兩年柴燒茶器在兩岸市場逐漸退燒,他卻繼續用電窯燒出柴窯的風貌質感;並憑藉多年經驗,大膽地將電窯做些設計改良,在一定的溫度下反而達到加乘效果。即便披上釉彩,依然強烈顯現漸層、落灰等筆觸,還有極微的毛細孔讓茶器繼續呼吸。
細看他的「松青綠」茶器作品,依然保留了黃金鐵陶的金晃晃斑點;而調色板上難以校出的色彩,在浴火後昂然呈現,彷彿遠古的神祕呼喚,將深山古剎中歷經歲月風霜洗漱的梁柱,在冬雪落盡、春日將臨之際,用無限的生機與美感瞬間甦醒。作品色澤看似滄桑,卻更加嫵媚動人,更蘊含無限典雅的貴氣。
吳晟誌此次在台北紫藤盧的個展,展出名稱為「象外.無垠」,是否也在說明創作無垠、廣闊無邊無際,進一步表達「心無垠、情無垠」的境界?我不得而知。
明代「文壇四傑」之一的何景明曾有〈寺僧留宿〉一詩:「水月人間地,香燈象外天」,對比吳晟誌從手捏陶到仿生陶到巨輪珠;從黃金鐵陶到松青綠、奼紫紅、松脂白,還有他稱之為「不會生鏽的鑄鐵」的擬真鐵陶,無限超出想像的變化均來自台灣土的豐富內涵,不正是才情兼備的何景明最推崇的境界嗎?
當代文學大師川端康成,於一九六八年獲頒諾貝爾文學獎致詞時以「美麗的日本的我」為題,詳細述說母土給予他的養分滋潤,引發全球熱烈的掌聲與共鳴;而吳晟誌充滿現代創意、又飽含台灣特色人文風格的茶器,在傳承與創新之間快意揮灑,可說遊刃有餘,希望他能持續不斷將潛藏在台灣多種礦石泥土中,更多的色彩逐一發掘,讓大家都能驕傲地大聲說出「美麗的台灣的我」!♣
(吳晟誌個展: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至二○二○年一月五日於台北紫藤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