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人間】 白居易的 生命出口

24

文/陳得勝
餐館外雪花紛飛,餐館內暖氣瀰漫,琵琶伴和著歌聲,依然感到淒冷襲心,台上女歌手正自彈自唱白居易〈琵琶行〉,我的思緒則如影像倒帶,回溯旅情一幕幕……
冬季因重讀白居易貶謫江州(今江西)時的詩作、文章,忽想踏著他創作的足跡,揣摩他當時的心境,於是來到九江市城西長江濱的「琵琶亭」。面而來就是聳立庭院裙裾飄摺、儒雅飄逸的白居易全身塑像,入口有一幅大理石碑,上刻毛澤東手書白居易〈琵琶行〉全詩。而台階正面則鑲嵌一巨幅「潯陽宴別」瓷磚畫,亭為雙層,上懸掛名書畫家劉海粟手書「琵琶亭」金字匾額。
我登亭眺望浩浩盪盪長江,懷想白居易〈琵琶行〉開頭:「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是怎樣地離情依依的無奈與浪漫!
接著,以朝聖的虔誠,登上白居易生命情懷之所寄的廬山,因白居易「廬山草堂記」及諸多名詩皆於此完成。不知幸抑或不幸,卻遇到廬山數十年難得一見的冰雪奇緣,整座廬山盡是瓊枝玉樹的水晶世界,連施洛華士奇都要自嘆弗如,多驚豔這場粉妝玉琢的冰雪奇景!但,入夜益添凜冽森寒,冷得無法入眠,當年隱居廬山草堂的白居易是否也想下山避寒呢?當然不會!
白居易因宰相武元衡被刺殺,上書唐憲宗力諫緝捕兇手,皇帝卻以大局、政治利益為重不想追究,聽憑佞臣以白居易母親賞花墜井而亡,他竟有閒情逸致作〈賞花〉、〈新井〉二詩,至為不孝為由,將他貶謫江州司馬。其實,此二詩實作於白居易母親賞花墜井之前,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遭此誣陷,白居易雖一度沮喪傷懷,但他來到江州勤政愛民,創作益豐,是什麼力量讓他找到生命的出口?當我來到廬山琴湖畔「花徑石門」,看到石門兩側鐫刻一副對聯:「花開山寺,永留詩人」,即豁然憬悟——自古以來,暮春時節江南芳菲凋萎,此處桃花仍妍麗灼灼,當時白居易即邀詩友來此賞花,他文思泉湧,寫出永垂詩史的桃花詩〈大林寺桃花〉,且留下豐多藏諸名山的詩文傑作,是廬山美景讓他找到了生命的出口。
台上女歌手已彈唱到〈琵琶行〉最末一句:「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溼」,也觸動我這微不足道的人生的小愁小怨,眼眶為之濡溼,心想也要效法白老夫子,為自己生命找到出口才是。

廬山琴湖畔盡是瓊枝玉樹的水晶世界。圖/陳得勝
廬山琴湖畔盡是瓊枝玉樹的水晶世界。圖/陳得勝
冰雪覆蓋的花徑石門。圖/陳得勝
冰雪覆蓋的花徑石門。圖/陳得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