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書人】 我的地藏控學長 楊重源 《診療室的人生練習》

35

文/侯弘偉(高雄地方法院法官)
經常會憶起那段青澀歲月,燥熱的夏日時光,兩鬢斑白的老師於講台上,口沫橫飛述說著台東的地理風情:花東縱谷、豐年祭、飛魚、釋迦、洛神花……而台下的我們,總是不經意地讓目光越過教室窗戶,遙望不遠處太平洋海面的波光粼粼,遙想寬闊大海的無垠無限……。很慶幸自己年少時期能在多元豐富的台東成長受教,尤其,能與楊重源醫師在同一個高中校園學習課業,更是與有榮焉!
全心全意關懷照護
在台東地院服務期間,聽說重源學長去塔須村義診時,曾遭遇高山症發作的不適,決定帶盒「平安皂」給他,祈祝學長諸事「平平安安」。某天早上七點多,帶著平安皂走進馬偕醫院精神科診間,迎面就看到數十位眼神略顯憂鬱的病友,正依照看診序號坐在門前等待叫號。學長即時來電,說他正在病房照顧病人,叫我把平安皂掛在診間,病友會幫忙收下,心中有點疑惑,卻也只能照作。
有個提著一包土豆的中年男士,跑向前來跟我說:「你也認識楊醫師喔!」我回說:「對啊!我拿平安皂給他,請幫我保管一下,謝謝!」這位病友不疾不徐地說:「謝謝你,楊醫師對我很好……我若不按時吃藥,會被罵得很慘!」原來學長除了一般精神門診治療之外,也實施社區復健,利用聚會等方式,讓病友知道必須遵守團體規範,才能避免自制及社交能力的退化。這些小細節讓我見證學長在台東行醫的真實面貌:總是不厭其煩地叮嚀病人、關心病人,甚至抱著要照顧他們一生的決心,連病友家裡有沒有米飯可以吃、冬天有沒有外套可以保暖,他都會細心關照和設想。
有次,我得知和學長共同認識的法師生病了,且醫療費用即將用罄,我當下立刻告知學長這事,沒想到學長竟說:「學弟!不用擔心,我剛剛已經匯了一筆供養金過去,應該還夠用,若還需要,我會再匯上。」迄今還是常會接到學長的電話,詢問法師狀況如何?醫療費用還夠嗎?病情有沒有好轉……我記得學長出版《一切都是剛剛好》這本書時,時常有人質問:「怎麼不先在台灣義診,而跑到國外去?」學長大多莞爾一笑不做解釋。我總想那應該是不夠了解他的人,或是非住在台東的民眾,才會有此一問。
佛法告訴我們要做眾人的菩薩,懷抱「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理念;在學長眼裡,喜瑪拉雅山塔須村的村民、台東的病友、台北的法師、不丹的上師、關山的修女,人人皆平等,學長從未有分別心,就是全心全意付出關懷和照護,善盡「人間菩薩」的本分。
學長非常敬仰地藏菩薩,套句現代用語來說,是個名副其實的「地藏控」。地藏菩薩本願經是描述光目女為了拯救在地獄受苦的母親,一心稱念佛號,並設齋供僧,只為讓母親脫離地獄,免去惡業之苦。我每次讀完地藏經,總會思索著地藏菩薩本願經,除了提供信眾救度至親的法門外,另一方面也啟示眾人諸事永不絕望,即使身處三惡道中的地獄,仍有出離的希望。我深刻理解學長為何是「地藏控」;楊醫師選擇在人稱後山的台東服務,又選擇不太能賺大錢的精神科,還選擇除了門診外還要自掏腰包幫病友復健,須定期前往各偏遠鄉鎮幫忙施打長效針,要一一叮囑管控病友生活習慣、不能喝酒……想起媒體常見某處若欲新建精神病院,往往引起當地居民恐慌,擔心房價下跌、生活受影響而群起抗議。學長對精神病友不離不棄,不正是如同地藏菩薩般,執意選擇在最困難之處戮力深耕和經營,並篤定的告訴病友:堅持下去就會看到希望。
對病友的另類治療
很開心學長完成第二本書《診療室的人生練習》,書內提及許多學長跑遍台東各鄉鎮看診的故事,我相信只要看完本書,應該不會有人再問學長,為何要跑到手機收不到訊號的塔須村義診了。
書中也娓娓敘述在台東與病友的互動及付出,讓我們可以一窺他的尋常面貌。華嚴經回向品的經文:「我應如日普照一切,不求恩報,眾生有惡悉能容受,終不以此而捨誓願,不以一眾生惡故捨一切眾生,但勤修習善根回向,普令眾生皆得安樂。」楊醫師如同太陽,永遠高掛天際,有人遭遇困難或挫折,他都會在一旁提供支持和鼓勵,並給予暖陽般的叮囑:世間諸事總會撥雲見日,重現光明

(本文摘自健行文化出版《診療室的人生練習》一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