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時刻】 兒童畫與我的人生奇緣

13

文╱徐宗懋
1986年夏,我原訂赴南美巴拉圭採訪王昇將軍。他之前是總政戰部主任,權勢龐大,因私會美方人員,消息洩漏,引起蔣經國震怒,採取閃電行動,解除他總政戰部主任之職,派到遠在天邊的巴拉圭擔任大使,切斷他和台灣軍方政界綿密的人胍聯繫。
我計畫直飛巴拉圭請教王昇將軍一些問題,但陰錯陽差,去不成巴拉圭,反而飛到了祕魯首都利馬。於是想改採訪寫出文學經典作品《Casa Verde》(綠色之屋)的祕魯大作家Vargas Llosa,偏偏他人卻不在。此外,馬丘比丘距離利馬很遠,去一趟要花好幾天。於是短短四天行程中,我只能在旅館附近的大廣場瞎逛。
期間,兩個畫攤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因為他們的畫作內容並非一般旅遊觀光畫常見的自然風光或城市景觀,而是天真可愛的兒童畫,顯然這些四處遊蕩擺攤討生活的畫家,並不刻意討好觀光客,而是畫自己喜歡的的題材,畫作反映了他們追求個人自由的天性。
我很喜歡這些以純真兒童為題材的畫作,由於是在旅遊地賣給外國觀光客的,自然不會太昂貴。一幅是我一眼看到就很喜歡,而且毫不猶豫立刻買下的小女童的畫(圖一);接著我又看見另外一批孩童的畫,男童女童都有,我都很喜歡,一時不確定要挑哪一幅,原來想買男女童各一幅,後來只買了一幅男童(圖二)。回到台灣後,我立刻把這兩幅畫框起來,掛在客廳中央,沒有多想,純粹就是很喜歡。
隔年,我跟在馬來西亞認識的女友麗菁結婚,1993年生下女兒丹語,1997年有了兒子丹寒。此後就跟一般家庭一樣,孩子們慢慢長大,上學、考試、畢業、找工作,交朋友等,我和妻則慢慢不再年輕,變成了中年,然後一轉身又過了中年。十多年前,我們猛然意識到,我在祕魯買的女童和男童的畫,與我的女兒和兒子的小時候,竟然是一個模樣,如此神似。
有時候,我們一家四人會站在這兩幅畫前仔細打量,嘖嘖稱奇。女兒丹語戲言,祕魯有很多算命的,那是古印加帝國之地,存在許多神祕的磁場。
我一向不迷信,但有時仍難免自忖,如果當時我買了原本也有意收藏的第三張的女童畫,是否我生命中會有第三個孩子?我的人生有不少奇緣,但都沒有像在祕魯偶然買的兩幅畫如此精準地預言到我的人生和家庭,不可思議的巧合震懾我的內心,令我自覺渺小。當然,我更感到一絲溫馨,當它是命運之神對當時年輕的我,送上的一個微笑的祝福。
至今這兩幅畫一直掛在客廳,猶如守護神小天使。「六四」我倒在血泊中,該走卻沒走,好像有一種神祕的力量,告訴我不能走,因為還沒完成交給我的人生藍圖。最近我們一家偶爾又談到這件事,內心不禁浮現被命運祝福的欣悅。
圖三的照片是今年父親節一家聚餐時所拍攝,距離我在祕魯廣場上偶見兒童畫攤時,已有三十三年了,卻又像是昨天的一件小事罷了。

(圖一)。圖╱徐宗懋
(圖一)。圖╱徐宗懋
圖三:作者夫妻(右)及一對兒女。圖╱徐宗懋
圖三:作者夫妻(右)及一對兒女。圖╱徐宗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