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園】 月光裡的回味

16

文/穀莊稼
到田裡時,暗暗的,番石榴樹上結實纍纍的,透過一點點月光、星光,摸索著大小番石榴的形狀……
「起床了,趕快穿好衣服喔!去刷牙,等一下到豆漿店吃個早點。」
回想小時候,凌晨2、3點,就有一大堆人等著喝豆漿,吃早餐了。
「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我要和爸爸去摘番石榴啊!」
「哦!」
「阿川!你呢?」
「我要去挖竹筍呢!」
「嗯!明天我也要去挖竹筍呢!」
一大早有點霧,坐在爸爸騎的大武腳踏車後座,兩邊放著大竹簍。到田裡時,暗暗的,番石榴樹上結實纍纍的,透過一點點月光、星光,摸索著大小番石榴的形狀,覺得可以摘了,就伸手摘下來,拿到眼前看一看,應該熟了。低下頭轉到另一邊,滿樹的番石榴,抬頭看到樹頂頭有好幾粒,長得好大粒,想要摘下來,太高了,搆不到,就爬上樹握著樹幹,拉近一點。
哇!好大粒,連摘一堆,枝樹幹長得滿多粒,外圍的枝葉尾端也有,我跳下樹摸摸看,找到最大粒的摘下來……看起來太青了,手放掉,改天再來採收。
陽光漸漸從東方的大武山上探出一點點光線出來了。露水還是滿多的,滴得全身溼答答的,有點冷,縮著脖子,抖抖身體,暖和一下體溫,一滴露水滴到脖子裡,渾身感到一陣涼意,繼續撥開枝葉,仔細蒐尋番石榴。
這棵生長的果實纍纍,一粒一粒摘下來。哇!又摘滿一桶了。
太陽已經升上來了,晨霧消散,冷風的涼意,忽冷忽熱的,把外套脫掉,鑽到第三排底下,低下頭,看看爸爸、哥哥他們摘到第幾排了?哇!還有那麼多沒摘。真累人呢!還要摘到什麼時候?
休息一下。手和脖子好酸哦!把桶子放著,蹲下來,吃一粒番石榴。找找看!有沒有被太陽晒紅的?沒有!這一桶沒有特別好吃的。咦!發現一粒外形長得好奇特,中間凹一個線條,好像佛手瓜。吃一口。嗯!真脆!又甜又好吃。提著桶子繼續摘,陽光照射到樹梢了,頭有點昏沉沉的,好想睡個覺。蹲下來看一看,還有這麼多排沒摘。摘著摘著,竟然站著打瞌睡,猛然地,又醒過來。還是提著桶子努力摘吧!
我的童年歲月就是這麼過的,這也是我逃農30載的原因。
內人將我種的芋頭煮了一大鍋,她突發奇想買了珍珠芭樂,興致勃勃地做起菜來。珍珠芭樂是我又愛又恨的水果,回想小時候每天2、3點起早就得幹活,年少時就逃到台北都市叢林裡上班賺錢,等到中年生病了,才回歸田園種菜,享受務農的快樂。
人生的際遇是誰也料想不到的。
珍珠芭樂愛心芋
食 材 珍珠芭樂、芋頭、糖
作 法
將珍珠芭樂對切,挖出籽,成一個愛心碗,再把煮好的甜芋頭放入擺盤即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