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化的自覺教育

6

文/星雲大師
禪門很重視感化的教育,很多事情不會跟你說破,而是運用方法讓你打從心裡有另外的感受。所以我常常教人,一個人一天當中,要有幾件能讓你感動的事情,如果你不感動,就是無情。草木無情,你是有情的人,對於好人好事都不感動嗎?而我們自己,一天當中也要有幾句話、幾件事能讓人感動,因為這個世界是互相感動的。父母教育子女,從小就要感化;老師教育我們,也給了我們很多感化,可是有一些人愚頑不靈,講者諄諄,聽者藐藐。
良寬禪師辦了一所沙彌學園,因為寺院裡面很寂寞,沒有什麼遊戲,所以到了夜晚,小孩子就偷偷的翻牆出去夜遊、逛街。如果換作是現在,可能會要受處分的。我覺得體罰,一定是老師沒有辦法管教了才用打的,如果老師高明,其實不一定要用打的,還有很多方法,就如良寬禪師知道小孩出去夜遊了,他也沒講什麼,一直等到小孩半夜玩夠回來了,才到他們翻牆的地方去看,那裡擺了一張高腳凳,於是禪師就把它搬走,自己站在那裡。沙彌回來,翻過牆,一腳踩在老師的肩膀上,「咦!怎麼軟綿綿的?」一看,不得了了,是老師耶!這個時候,如果是一般的老師或父母,一定會教訓他一頓,可是禪師卻拍拍小孩子的肩膀,說:「孩子,外面很涼啊!趕快回去加件衣服。」此外一句話都不說。從此這個小沙彌不敢再出去夜遊,校園裡的小孩也沒有人再出去夜遊。所以,感化的教育比責罰、處罰、打罵更好。
當然,禪門也有一種棒喝教育,就是大聲一喝,或者棍棒一打,但是那得要人堪受得起。我剛才跟各位說,我受的是專制教育、打罵教育,但是我常常為自己感到慶幸、歡喜,我感覺到我受得了,我視為那是當然的、是一種教育,因為不當然、不自然,就會心裡不愉快,所以我覺得打罵、專制,能教人從好處去想。
有一個禪師在佛殿參禪,有個小偷進來偷東西,看到禪師在打瞌睡,就開始這裡找、那裡找,偷完要走,一跨出門檻,禪師便出聲:「站住!」把小偷嚇了一大跳。禪師就說了:「明明拿了我的東西,拿了我的香油錢,也不說一聲謝謝就走嗎?」小偷聽了禪師的話,放了心,說聲「謝謝」就走了。後來這個小偷給警察捉到,自己招供說偷過禪師的錢,警察就把他帶來問禪師:「他有偷你的錢嗎?」他說:「沒有偷啊!」「他自己都招供說某年某月某日偷了你的香油錢。」「那不是偷啊!是我給他的,不信你問他,他走的時候還跟我說一聲『謝謝』。」小偷聽了禪師的說明,內心感動,後來也跟隨禪師做了學生,成為一個很有名的禪者。
禪堂裡很多人參禪,忽然出現了一個小偷,給人發現了,大家議論紛紛:「禪堂是多清淨、多高尚的地方,你怎麼偷竊呢?」「報告堂主,開除他。」禪師點點頭,應聲:「喔!喔!」沒有開除他。後來禪堂少了東西,又是他偷的,有人就說:「開除他。」禪師又點頭說:「喔!喔!」又不開除。他連續地偷東西,全禪堂的修行人都向堂主抗議:「你再不開除他,我們統統都離開。」禪師就說:「你們統統離開,他要留下來。」「你讓我們全堂的人都離開,卻把小偷留下來,豈有此理!」禪師就說:「你們都是很健全的人,離開禪堂到社會上去,在哪裡都能生存,他是小偷,到了社會怎麼生存呢?我禪堂都不能容納他,天下之大,哪裡才能容納他呢?」這個小偷惡性難改,可是給禪師這麼一說以後,感動得痛哭流涕,自覺:「我不能再三偷竊了!」後來他也做了一個很優秀的禪者。所以,我覺得感化、感動,對自己、對別人都是很有用的。
──摘自《人間佛教論文集.禪門的自覺教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