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 】 神諭

64

文/黃志聰
●神明的意思
在賣場裡,不小心聽到一對母子的對話。
年輕兒子發難說為什麼他不能這樣也不能那樣?中年媽媽嚴肅回答這是神明的意思,要他忍耐一陣子。兒子顯然聽不進去,於是兩造開始言語交鋒,像在打乒乓球般一來一往,相互殺球,壯大了賣場原本就喧譁吵雜的聲浪。
記得以前阿嬤也常常把「神明的意思」掛在嘴邊。這幾個字眼就像在翻閱童年的相簿,讓人有時光倒流的感覺。
小時候,叔叔們要結婚,阿嬤會請神明挑選個好日子迎娶媳婦進門;我們兄妹發燒感冒長水痘生豬頭皮,或者小堂弟晚上睡不安穩,哭鬧不休,阿嬤也一定要去廟裡央求神明賜平安符才安心。
有時覺得阿嬤太迷信了。一次逢農曆七月,阿嬤向神明求來陰陽水,聽說喝了就不怕遇到無形的。但我不信邪,因此趁阿嬤不注意時將之偷偷倒掉。可過了幾天,我突然在睡夢中大聲吼叫,面色猙獰,嚇壞了全家人。
翌日,阿嬤趕緊帶我去廟裡掛號問事。抹了滿臉香灰的黑面神明向阿嬤說我並沒喝陰陽水,以至於被淘氣的魔神仔捉弄。回家後,阿嬤不太高興地念了我一頓,並在她監督下喝下兩碗據說可避邪驅魔的靈符水。
說也奇怪,喝了靈符水之後,整個七月也就平順度過了。而今阿嬤不在了,她老人家一生慈悲為懷,應該已當老菩薩了。
老菩薩偶爾入夢。以前討厭聽阿嬤說教嘮叨,現在多希望她能一直待在夢境裡,好讓我和老菩薩多說幾句話。
●午後的旋律
走進廟宇前的台階,兩側的桂花已開得沸沸騰騰,清風飄送花香味;陽光穿越菩提林,光束投射在潔淨的葉面上,閃閃發亮。
這間佛寺距離我家並不遠,我時常經過,但總是在每年菩薩生日時才入內燃三炷清香,行禮如儀了事。直到因緣際會,遇上一位朋友於此短期修行,邀我一敘,我才真正認識這間佛寺。
朋友引領我到後院的涼亭,並備好一壺茶。身心沉浸在花香與茶香之中,世俗不羈。午後很靜,只有樹上雀鳥偶爾啁啾幾聲,可我心中的滔天巨浪卻紛擾不止。
只因回想起那段錐心刺骨的往事。彼時妻的身體狀況一直不理想,化療與復發交迭而來,像不斷循環的四季節氣一樣。一直認為我們的人生路還有好長好長,嫌棄彼此老人味的那一天猶遙遠,金婚銀婚幾十周年指日可待。
然而世事無常,生命何等脆弱,最後妻還是走了。
朋友靜靜的沏茶,靜靜的聽我說。一壺茶喝完了,我離開涼亭進入殿堂。大雄寶殿的佛龕前,一位法師正帶領比丘尼眾在佛前誦經,朋友說那是佛寺裡的午課。有不少信眾肅穆站立一旁專心聆聽,據說可消融負面情緒,鬆綁羈絆身心的業障。雖然我聽不懂經文內容,但沉穩、從容不迫的節奏,魔幻似的,彷彿把我帶入到一個純靜而美好的烏托邦,那是很奇妙,形而上的感受。宛如神諭,告訴我如何放下人生諸多煩惱。
聽完誦經,我跪伏在佛菩薩面前,雙手合十,虔誠地向祂們祈求妻在另一個世界能過得好。菩薩的眼睛如如不動地望著我,眸中散發著悲憫與理解。祂雖然沉默不語,但我知道,菩薩聽到我卑微的請求了。
因為我的心已不再掀風起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