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 秋容散記秋池

1

文/陳牧雨
一年容易又秋天?顯然,杜甫是贊同的,他說:「請看石上藤蘿月,已映洲前蘆荻花。」一到秋深,池塘裡荷花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一根根枯乾的枝葉插滿池塘。
葉腐了、梗折了,折而不斷的枯梗倒插記水中,在池水的倒映之下,形成水面及水下兩個對應的三角形,當這樣的三角幾何式的圖案布滿池塘時,居然也顯現出有些詭異的殘破美感。
「留得殘荷聽雨聲」,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句。也許秋天太無聊吧?沒什麼好花可欣賞,轉而聽秋雨打葉的聲音,只怕這早也瀟瀟晚也瀟瀟的秋雨聲,不僅擾人清眠,恐怕也會惹起悲秋的情緒吧?
紅樓夢第四十回有這麼一段,寶玉道:「這些破荷葉可恨,怎麼還不叫人來拔去?」寶釵笑道:「今年這幾日,何曾饒了這園子閒了一閒,天天逛,哪裡還有叫人來收拾的工夫呢?」黛玉道:「我最不喜歡李義山的詩,只喜他一句:『留得殘荷聽雨聲』,偏你們又不留殘荷了。」寶玉道:「果然好句!以後咱們別叫拔去了。」說著,已到了花漵的蘿港之下,覺得陰森透骨,兩灘上衰草殘菱,更助秋興。
李商隱的「留得殘荷聽雨聲」,雖然原本就是名句,但經過小說的宣揚,則更廣為世人所知曉了。
只是不知道紅樓夢的作者記錯了還是故意的,其實原句應該是「留得枯荷聽雨聲」才對。李商隱〈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竹塢無塵水檻清,相思迢遞隔重城;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
「枯」與「殘」雖然寓意相近,其實仍有區別的。荷葉枯了,葉還在,荷葉殘了,葉應更少了。要聽雨,顯然雨點打在「枯荷」上,會比打在「殘荷」上的聲響更大,所以原詩用「枯荷」而不用「殘荷」是有其道理的。
其實李商隱這首詩,我更喜歡「相思迢遞隔重城」及「秋陰不散霜飛晚」這兩句。詩人不用典故,只是平鋪直述,卻把「相思」及「晚秋」的情懷描述得如此濃鬱與幽幻,後代詩人真是無人能比!
然而,秋池並非盡是如此殘敗景象。起碼池岸的蘆花就不是如此。詩經有句:「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蒹葭即是蘆葦,在白露為霜的秋季,讓人想起在水一方的佳人。
這秋水是溫柔婉約的,如伊人的氣質,難怪會令人想「溯洄從之」去追尋。
這秋水也是清明澄澈的,如伊人的眼眸。白居易〈箏〉詩說:「雙眸剪秋水。」以及清朝孔尚任《桃花扇.第二三齣》:「憑欄凝眺,把盈盈秋水,酸風凍了。」這些「秋水」說的也是伊人的眼眸。
唐代白居易〈李都尉古劍〉詩:「湛然玉匣中,秋水澄不流」,秋水成了劍氣。而王勃的〈滕王閣序〉:「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則是壯闊了秋水。
不過,秋容合該蕭瑟嗎?細看秋水池塘,並非如此。本地的白鷺鷥、夜鷺、蒼鷺以及南來避冬的候鳥、野鴨、鴛鴦等,都隨著秋天的到來,熱鬧了起來。
秋天對植物而言,是結果豐收的季節;對動物候鳥,則是求偶生殖以及準備過冬的季節。公鳥為了求偶,開始換起新裝,所以公鴛鴦開始長出許多誇張且美麗的羽毛;公鴨鳧變得更活躍,臉冠也變得更鮮紅而誘人。於是,秋池裡到處都是成雙成對的雁鴨野鳧,不僅熱鬧,還增添了許多羅曼蒂克的氛圍。
對牠們而言,所有過冬的糧草、生命的延續,都必須在這個季節,並且在這裡完成。所以,秋池,其實是熱鬧與繁忙的所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