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重返校園

181

文╱趙 怡(佛光大學榮譽教授)
3個月前,我受政治大學郭明政校長之邀出任副校長一職,負責組織全球校友與推廣產學合作,經過一段長考,決定勉力為母校奉獻綿薄。此時,距離當初辭卸政大教職轉投實務界,整整30個年頭。
重返校園第一天,發現不只人事全非,景物也幾經滄桑,從側門進入順坡蜿蜒而上,映入眼簾的盡是濃蔭夾道,樓宇高聳,園區廣袤,那裡還存在一丁點兒早年被譏諷為「大學名聲、中學設備、小學校園」的侷促格局?
當然,對我這名畢業近乎半世紀的老校友來說,只要果夫樓、四維堂、醉夢溪依然「健在」,她就是不折不扣的政大!
到任頭幾天,學校上下正忙著辦理「羅家倫國際漢學講座」啟動事宜。講台上,郭校長喜孜孜地述說羅氏畢生繕本藏書1萬1千餘冊在環繞大半個地球之後,終於落腳政大的曲折過程,當他提到羅家後人另捐200萬美金作為漢學講座基金等情節,舉座盡皆感佩無已。
羅家倫出身北大,曾參與五四運動,並為宣言起草人,在遊學歐美返國後歷任清華、中央大學校長與政大教育長。這位集革命家、教育家、歷史學家、社會改革者於一身的時代巨人,在近代史冊上留下的偉岸身影,將永久珍藏在達賢圖書館裡供後來者瞻仰,而以政大脫胎於肩負歷史任務的中央黨務學校、中央政治學校的特殊背景而言,也稱得上相得益彰。
政大校友共約13萬人,分布全球各地,辦校之初偏重國家建設所需人才之培養。校歌歌詞開宗明義地說得明白:「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我們都是管理眾人之事的人」,也因此歷屆畢業生中能人輩出,成就輝煌,對近百年來的家國社會貢獻厥功甚偉。
政大在治校成果上日有進境,師資與軟硬體設備俱臻國際水準,不足之處輒為學校永續發展的基金,且不說超英趕美,較諸亞洲一流大學也差之甚遠。政府補助加上學費仍捉襟見肘,尚須仰仗校友捐輸與產學合作等額外收益支撐未來發展所需。
國內大學普遍實施「教授治校」,各級領導人多由票選產生,益增其正當性與代表性,以及對校務的嫻熟與深入程度;學生代表也被鼓勵參與校園事務,每每在會議中慷慨陳言,當仁不讓;而各類課外活動蓬勃發展,各領風騷,在在都形成台灣校園文化的亮點。
不分古今中外,人們對高等教育都有一定的期待。儒家主張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係著重於士人品格之陶冶。
古希臘哲人設計出學士帽,並喻之為「畢業後用來建造生涯或建造世界的水泥板」,似乎較更強調經世致用的功能;現代高校以教學、研究、服務為三大主軸,與傳統的傳道、授業、解惑若相符合,惟受晚近傳播科技之賜,學生自我學習能力大進,老師們恐需多費心力為身處資訊迷霧中的年輕人解開心中的疑難。無論如何,時至今日,世人對高教的認知已凝聚成以下共識:
大學教育是社會進步的火車頭與發動機。
大學教育能啟發理性思考與科學發展。
大學教育將提升人類整體的文明素質。
大學教育有助於打造自由、開放的生活環境。
盤桓在指南山下,感觸良多,備覺雙肩沉重。忽而瞥見一群純真爛漫的學子信步而過,留下笑語串串,又著實為他們感到欣慶,能在如此寧靜無波的學習空間裡磨厲以須,築夢未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