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正視網軍對社會的影響

106

去年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自殺事件引起社會震驚,當時曾經掀起一場論辯風波,到底是誰逼死蘇處長的,但不了了之。台北地檢署日前查出是「卡神」楊蕙如企圖在事件中替駐日代表謝長廷辯駁,將矛頭指向大阪辦事處,意圖操作網路風向,檢調也一併查出楊蕙如養了一支「網軍組織」,專門製造輿論攻擊對手。顯然,網軍製造假消息的傳言不假,政府不僅應自清,更要徹底遏止這股歪風。
二○一四年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當時各界認為就是敗在「婉君」之手,也就是網軍。民進黨在當時就是以網軍徹底擊敗國民黨,選後曾興起一陣網軍熱;國民黨也試圖建構網軍,但是始終無法和民進黨一較長短。去年九合一選舉,韓國瑜掀起一股韓流攻下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高雄市,除了歸功於「討厭民進黨」的社會氛圍,空軍的突擊也是重要原因。空軍指的就是網軍,民進黨事後歸責於「境外假消息」,其實是網軍民氣不如人的藉口。
網軍已經成為政治人物或政黨偏袒自己、攻擊對手的利器,擁有網軍就可主導話語權與輿論。楊蕙如就是長期以來擅用網路帶風向的能手,她在二○○八年就加入謝長廷的競選團隊,出任網路執行長;其後多年在選戰期間都是帶風向者,二○一一年民進黨總統初選,她曾經在網路張貼蔡英文、蘇貞昌的民調數據,引起黨內抨擊;二○一八年因「經營多重帳號、惡意破壞看板風氣與秩序」被PTT八卦版列為不受歡迎者。
這次北檢查出楊蕙如正是去年燕子颱風時日本關西機場關閉事件的網路帶風向者,在網路散播「大阪駐日代表處的態度很惡劣」、「黨國餘孽」等語,將矛頭指向大阪辦事處,一方面為當時被指責的駐日代表謝長廷脫罪,一方面直指大阪辦事處推諉卸責。這是不是導致蘇啟誠處長壓力過大的原因,值得監察院繼續追究。駐日代表謝長廷更應該出面說明清楚,楊蕙如的操作網軍是不是和他有關係。
楊蕙如不僅在關西機場關閉事件中扮演帶風向者,她也被歸類為「挺英網軍」三大系統之一,在總統大選中扮演重要角色。蔡政府在去年九合一選舉期間,由於韓流強烈,特別以「打假消息」作為選舉訴求,當時學界也掀起一股如何制約網路假消息的熱烈討論,鑑於不宜打擊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最後也都沒有討論應該要制定什麼約束網路言論的法案,但是執政黨卻繼續運用網軍打選戰。
以楊蕙如對於關西機場關閉案和蘇啟誠處長的自殺案件看來,網軍雖然未必構成散布假消息的事證,但言論方向的確足以影響到整個社會的觀瞻,更足以影響到當事人的心理感受,楊蕙如也因此遭到北檢以「侮辱公務員及公署」罪嫌起訴,說明檢調只要勇於作為、積極查處,現行法律還是足夠處理網軍的違法事件。
以目前蔡政府傾所有行政部門的力量投入選戰之際,各部門能否堅守行政中立的立場,值得懷疑,尤其農委會在去年疑似購買網軍的一四五○事件,更讓各界難以相信執政黨沒有透過行政部門建置網軍打選戰。楊蕙如事件讓大家看清了網軍刻意帶風向的作為對社會的負面影響是巨大而明顯的,政府不宜漠視,更不宜鼓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