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5金剛經講話 金剛經講話】第二寶山有限般若無價分第二十四(2)善知識者 出生一切佛種性

20

文/星雲大師
講話
《普賢菩薩行願品》云:
「善男子!一切凡愚,迷佛方便,執有三乘,不了三界由心所起,不知三世一切佛法自心現量,見外五塵執為實有,猶如牛羊不能覺知,生死輪中無由出離。
「善男子!佛說諸法無生無滅,亦無三世。何以故?如自心現五塵境界,本無有故;有無諸法本不生故,如兔角等。聖者自悟境界如是。
「善男子!愚痴凡夫妄起分別,無中執有,有中執無,取阿賴耶種種行相,墮於生滅二種見中,不了自心而起分別。
「善男子!當知自心即是一切佛菩薩法,由知自心即佛法故,則能淨一切剎,入一切劫。
「是故,善男子!應以善法扶助自心,應以法雨潤澤自心,應以妙法治淨自心,應以精進堅固自心,應以忍辱卑下自心,應以禪定清淨自心,應以智慧明利自心,應以佛德發起自心,應以平等廣博自心,應以十力、四無所畏明照自心。」
我們見外塵緣,執為實有,不知自心即三界,即一切佛法,淨一切剎塵,入一切劫,恆常自在安穩。於塵緣境起,妄起生滅見相,由此生死輪中,無有暫息。如六祖惠能大師〈修心偈〉所說:
心好命又好,富貴直到老。
命好心不好,福變為禍兆。
心好命不好,禍轉為福報。
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貧夭。
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
命實造於心,吉凶惟人召。
信命不修心,陰陽恐虛矯。
修心一聽命,天地自相保。
成佛作祖,驢腹馬胎,境遇懸隔,福分高下,端視吾人休去妄心,修習真心,以一切善法扶助怯弱心,以戒律法雨潤澤卑劣心,以精進堅固狐疑心,以忍辱調伏我慢心,以禪定清淨妄想心,以智慧明照昏昧心,以佛心發起廣博平等心。
二、四句功德,絕去百非
佛道長遠,在因地修行中,聞法受持是自利,為他人說是利他,能深解義趣固然是甚為希有,能發起大心為人解說,實是人中最尊最貴。甚深的妙法,若無善知識所教,如何識得有衣上珠、身中寶呢?因此,善知識是渡生死河的大船,是黑夜中的燈塔,是疲倦無力時的手杖,更是久旱乾涸時的甘霖雨露。
《普賢行願品》云:
「善知識者,猶如慈母,出生一切佛種性故;
善知識者,猶如嚴父,廣大利益親咐囑故;
善知識者,猶如乳母,守護不令作惡法故;
善知識者,猶如教師,示諸菩薩所應學故;
善知識者,猶如善導,能示甚深波羅蜜故;
善知識者,猶如良醫,能治種種煩惱病故;
善知識者,猶如雪山,增長一切種智藥故;
善知識者,猶如勇將,殄除一切諸恐怖故;
善知識者,猶如船師,令度生死大瀑流故;
善知識者,猶如商主,令到一切智寶洲故。
善男子!汝今若能如是作意,正念思惟,當得親近諸善知識。」
一切佛法,依善知識生。一切威德莊嚴,由善知識力,而得圓滿。我們因善知識,得聞一切菩薩行,引發一切菩薩善根,開發一切菩薩法光明,成就一切菩薩功德。因此,《金剛經》在顯發般若智德的殊勝時,教誡受持四句偈者應發大心,為他人說。空理雖非語言文字可以通達,但是「以指指月」、「渡河乘舟」,於因地修行中,仍是不可廢棄的方便工具。
有一則寓意深長的故事說:
佛殿中供奉著一尊大佛,是銅鑄成的;放在佛桌旁的大磬,也是銅鑄成的。
有一天,大磬向大佛提出了抗議:「喂!大佛啊!你是銅鑄的,我也是銅鑄的,大家的身價相等,可是當信徒來參拜時,他們都拿著香花、水果供養你,並且向你虔誠的頂禮膜拜,為什麼他們不供養我,不禮拜我呢?」
大佛一聽,微笑著說道:「大磬呀!你不知道原因,就讓我告訴你一個道理。當年我們從礦山被開採出來,同樣都是一塊銅,可是當雕塑師開始雕塑我們時,我忍耐了很多的苦痛,歷經了很多的煎熬,譬如說:當他們發現我的眼睛太小了,就拿起鐵鎚猛打、猛挖;發現我的鼻子太大了,就又敲又鎚的,可是我毫無怨言,因為我知道雕塑不好,必須再加以改正,就這樣經過千錘百鍊,我終於被塑造成一尊佛像。而你呢?只要有人輕輕的在你身上敲了一下,你就痛得嗡!嗡!地大叫,當然沒有人會禮拜你、供養你啊!」
大佛和大磬同是銅鑄成的,就像凡夫和眾生的佛性也是一樣,只是我們被妄想塵緣迷亂本心,造作惡業;而佛任人割截,心無瞋恨,廣修一切善法功德,受一切世間人、天香華供養。凡夫被五蘊矇騙,恐怖空無之理,於世間認假做真,執妄為實,不知空無的世界,彌蓋天地,橫豎法界。
跋提王子,他本是佛陀的堂弟,後來出家做了比丘。有一次,他與阿那律、金毗羅等三人在樹林裡修行,在修行的時候,他們忽然大叫起來說:「啊!快樂啊!實在太快樂!」
佛陀正巧從旁經過,就問他:「究竟什麼事使你們那麼快樂啊?」
跋提說:「佛陀!我們過去做王子的時候,住在銅牆鐵壁的王宮裡面,有許多侍從勇士拿著武器護衛著我,我仍然畏懼刺客的謀害;我們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綾羅綢緞,過著非常奢華的生活,可是我老是覺得食不甘味,穿著不美。現在我出家當比丘了,一個衛兵也沒有,獨自一個人靜靜在樹林中坐禪,卻不怕有人來殺我,衣食都非常簡單,但我內心覺得非常平靜祥和,我現在可以自由的坐,自在的睡,一點也沒有不安的感覺。因此,我心中有說不出的喜悅呀!」
空無的世界,安穩充滿;空無的世界,永不匱乏;空無的世界,威勢堅固;空無的世界,任運自如。佛陀深知空無的寬廣飽足,才會老婆心切,要我們聽信受持無上的般若妙法。生命從有限到無盡,須有般若智眼去照見。我們的色身有限,但法身無盡;言語有限,情意無盡;播種有限,結果無盡;喜捨有限,功德無盡。佛陀要我們打破五蘊假相,認識那些有為有限量的人天福德,只是增添外相的端嚴,福樂的享用,而於生死苦厄時,卻無法做為我們的依怙,於煩惱魔軍來時,也難以聚集威力降伏。
有一個國王,因為心愛的王妃病逝,悲傷過度而不思飲食,每天以淚洗面地陪伴在王妃的遺骸旁邊。雖然許多大臣都勸國王要節哀順變,但是絲毫沒有作用。
過了一段時間後,一天,一位仙人來訪,大臣將國王的情況告訴他,仙人便向國王說:「我不但可以說出王妃投胎的地方,甚至可以讓國王直接與他交談。」
國王聽了以後,相當高興,立即要仙人帶他前往該地。仙人引導國王走出庭院,指著兩隻正忙於搬運牛糞塊的甲蟲說:「國王!這一隻正是病逝不久的王妃,她現在已經投胎轉世成為吃牛糞的甲蟲妻子了。」
國王感到相當驚訝並且生氣的說:「你怎麼可以誣衊我的妃子呢?」
仙人回答:「國王!您不要不相信,您仔細聽聽看吧!」說完,就呼叫著甲蟲,卻聽到王妃回答的聲音。
國王問著甲蟲說:「妳喜歡生前的我,還是喜歡甲蟲為夫呢?」
王妃回答說:「在我生前受到國王的恩寵,過著幸福的生活。不過往事已如雲煙,現在的我當然是喜歡吃牛糞的甲蟲丈夫。」
國王聽後,如夢驚醒,回宮立刻命令大臣埋葬王妃的遺骸。
般若空理旨在引領我們,覷破浮生諸相,回頭上岸,一段現前風景,不屬他人!世間憂喜不定,光陰石火,歲月如逝波。於此無常、無我的世間,如果不識般若寶、法身佛才是常住安樂,三界業識茫茫,生死誰能替代?佛陀因此慈心護念咐囑行者,摒除諸相,返舍歸鄉,不要再於幻境裡飄零流浪!如白雲守瑞禪師的〈子規〉:
聲聲解道不如歸,往往人心會者稀,
滿目春山春水綠,更求何地可忘機。
習題
1.佛陀為什麼要反復校量布施福德與般若功德的差別?
2.善知識對我們學佛修行有何助益?
3.空理非言語可以詮釋,為什麼受持者要為他人解說?
4.「無」的真正含意是什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