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在哪裡?

4

文/星雲大師 主持人/慧清法師
佛陀在哪裡?我十二歲出家之後,每日早晚禮拜,總希望佛陀能現身給我看一下。我也常常講說佛陀的事蹟,甚至寫《釋迦牟尼佛傳》,我也很用心去體會佛陀住世時,他的語言、行動、教化、心理、生活;寫作過程,想到佛陀的慈悲、苦心,自己也很感動,多次一面寫一面流淚。
後來有機會到世界各地去弘揚佛法,在飛機上瞭望藍天白雲,就想:「佛陀!您在空中現身給我看一下吧!」有時候坐船,在海洋上飄,就想:「佛陀!您在海上應化給我看一下吧!」近四十年來,我八次到印度,總在佛陀證悟的菩提樹下,在佛陀入涅槃的拘尸那城,在靈鷲山上佛陀的說法台邊徘徊、沉思。為什麼?我希望找尋佛陀的聖跡,了解佛陀是什麼樣子。當我第一次到菩提迦耶菩提道場正覺大塔時,有一個感覺:「就讓我死在這裡吧!」好像死在這裡,我就能陪伴佛陀了。到了拘尸那城,看見緬甸寺廟裡供奉一尊丈六金身的佛陀涅槃像,我巡繞、禮拜,捨不得離開。
但我始終沒有看過佛陀,他也沒有跟我講過話。直到最近二十年來,我不再去尋找佛陀,也不問佛陀在哪裡了。為什麼?我感覺到佛陀就在我的身邊,我走路,他跟著我走路;我吃飯,他跟著我一起吃飯。佛陀一直都在陪伴著我。原來,當我心中有佛時,佛陀就與我同在;而我自己更直下承擔:「我是佛!」
當心中存有「我是佛」,在待人處事上就會產生很大的提示作用。例如:與人說話,想到是佛陀在說話,我就要講慈悲的愛語;看到怯弱的眾生,想到是佛陀在面對他們,我就要站在他們的立場著想,給予信心、希望。
我到各地主持皈依典禮,也都會問信徒:「你們敢說『我是佛』嗎?」當大眾回答「我是佛」時,我就會告訴他們:「回到家裡,夫妻不可以吵架。吵架的時候,心想:『我現在是佛祖了,怎麼可以吵架罵人?』假如你喜歡抽菸、喝酒,當菸癮來了,或是想要喝酒的時候,就想:『我是佛了,佛有抽菸、喝酒嗎?』如此一想,自然就不能抽菸、喝酒。所以,只要肯承擔『我是佛』,人生就會不一樣。」
因為一個人心中有佛,所謂「朝朝共佛起,夜夜伴佛眠」,日日夜夜有佛伴隨左右,眼睛所見是佛的世界,耳朵聽聞是佛的聲音,鼻子所嗅的是佛的清淨戒香,舌頭所觸及的是禪悅妙食,心意所感的皆是佛國淨土的喜樂;身口意所展現的,都如佛心的慈悲柔軟。把佛融入我們的身心,久而久之,我們也被雕塑成一尊佛了。
終日尋春不見春,我數十年尋佛不見佛,在萬尺的雲端之上,在無窮的時空裡,苦苦尋佛的蹤跡,驀然回首,原來佛在我的心中。
佛佛道同 光光無礙
我出家以來,主持過的藥師法會與彌陀佛七法會不計其數,對阿彌陀佛與藥師佛很有感情。在主持法會當中,有不少參與的信徒問我︰「我們一下子打佛七念佛,拜西方阿彌陀佛,一下子舉行藥師法會,拜東方藥師佛,會不會有所衝突?會不會讓東方、西方的佛菩薩忙不過來?」
其實「佛佛道同」,東、西只是依人的思維習慣。佛的光明,無數無量無邊,光光無礙。你拜哪一尊佛,稱念哪一尊佛的名號,只要契合佛的慈悲,心意相通,感應道交,念一方佛即念十方佛。
《普門品》說︰「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所以藥師佛、阿彌陀佛,何嘗不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藥師經》說︰「若有大眾能受持八分齋戒……以此善根,願生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壽佛所,聽聞正法,而未定者。若聞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臨命終時,有八大菩薩,乘空而來,示其道路。」藥師佛也在幫助阿彌陀佛弘法。
甚至《阿彌陀經》中,釋迦牟尼佛稱讚六方諸佛不可思議功德,並鼓勵大眾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六方諸佛也稱讚釋迦牟尼佛不可思議功德。由此可知,「光光無礙,佛佛道同」,阿彌陀佛有釋迦牟尼佛的悲願,釋迦牟尼佛也有阿彌陀佛救度世人的方便力。
人之所以會有張三、李四的不同,是因為眾生有分別,在佛的世界則沒有分別。也就是說,可依個人意願、性向、根機不同而入佛門,此即《楞嚴經》所說的「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所以十方三世佛中,只要以虔誠不二之心,禮敬其中的任何一尊佛,都能夠成就我們的道業,這也是佛法殊勝的地方。換句話說,禮藥師佛一樣可以往生西方淨土,拜阿彌陀佛也可以求得無量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