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心心再創南管新篇章

6

文/郭士榛
南管大師王心心,從福建泉州嫁來台灣後,前10年,曾因「大陸新娘」的身分,不敢一個人出門,之後持續演唱和創作,不但台灣文化藝術界十分珍惜她,2015年更得到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獎。如今,她持續揮毫譜寫樂章,希望南管藝術能在台灣發揚光大……
「用書法寫樂譜」究竟是什麼樣大手筆的創作?
被譽為「南管仙子」的兩岸知名南管大師王心心,近年習慣以書法來寫樂譜,尤其今明兩天由林懷民促成,美學大師蔣勳同台詮釋的《王心心作場—江畔.相逢》文學劇場,其中《春江花月夜》一曲,整個舞台背景正是王心心的書法橫幅、直幅樂譜,氣勢恢宏磅磗。
大字不識先學南管
生長於福建「南管故鄉」泉州的王心心,4歲便在父親不公開指導下開始學習南管,1984年,她以第一名考進福建演藝專科學校南管科,精習指、譜大曲及各項樂器,尤以歌聲悠揚著名,是南管界少見「坐遍5張金交椅」的音樂全才(意指精熟南管舞台上全部的管樂和絃樂器)。曾任福建泉州南音樂團專職樂師、台北漢唐樂府南管古樂團音樂總監。
王心心1992年嫁來台灣,原本想的是:台灣藝術空間廣大開闊,南管藝術在此應可好好發展,沒想到前10年,走出去最被關注的,竟是她「大陸新娘」的身分。直到2003年,她在林懷民支持下成立心心南管樂坊,初試啼聲,才華立刻被藝文界關注肯定。2015年,由她配唱的《醉.生夢死》南管歌曲,更在當年金馬獎得到最佳電影配樂獎的殊榮。
一路走來,王心心感謝不斷有貴人扶持。事實上,在2003年前,她只是和越界舞團一起寄掛在雲門舞集下的個人社團,為了生活,王心心不得不努力教學,但林懷民老師認為她離開舞台太可惜,教學過度則會損嗓,於是鼓勵王心心走上舞台上唱給更多的人欣賞。2007年,心心南管樂坊正式申請成為文化部扶植團隊。
貴人扶持助益提升
「我最大的改變是在台灣,周遭太多的貴人鼓勵我往南管藝術上做完美的追求,像吳素君、盧健英、林懷民老師、蔣勳老師,戲曲界賈馨園,書法界董陽孜老師,都是我身邊的貴人,給我很多藝術往上提升的建議。」王心心懷著感恩的心細說著。
幾年前,感於南管音樂雖然悠美清揚,但「四個字要唱五分鐘」的婉轉慢吟,對現代人而言形成絕大考驗,王心心開始嘗試各種跨界,像和佛經、爵士樂、巴洛克音樂、舞蹈、戲劇、西洋歌劇、國樂或交響樂……都曾經大膽嘗試合作,獲得相當不錯的回響。
跨界創新饒富興味
「每種跨界都是一個學習的經驗。因為每個行業都有其獨特的東西,所以在過程中,我也發現南管融合其他藝術的空間很大,老祖宗給的骨架中,其實預留了很多的留白空間,去迎合每個時代不同人對音樂的各種詮釋,也因此只要加點什麼,就變成一種新的藝術形式,很新奇,滿有趣的。」
為了融合不同的音樂或演出形式,王心心坦言:「其中必須有一些取捨」,才能夠融合在一起,所以在演奏時,儘管吹、彈、唱的骨架相同,但結果卻不一樣。「就像一個空房子,只要主結構穩固,室內裝潢的彈性可以很大。」王心心信手拈來在演出中,添加一些裝飾音,便自然而然呈現出不同的戲劇效果,例如她結合道教音樂、高甲戲、歌仔戲等的演出,都能聽見這樣饒富興味的表現手法。
感謝因緣成就己身
談及外界十分好奇的兩岸婚姻,王心心說,兩岸開放後,台灣漢唐樂府創辦人陳守俊、陳美娥兄妹到泉州交流,王心心和大自己16歲的陳守俊,雖然「郎有情,妹無意」,但因為心繫南管願景,希望有更開闊的創作空間,決定嫁做台灣媳婦。
原以為等在海峽另一端是美好的新生活,沒想到迎接她的卻是陰鬱冬日,最後終因與夫家理念漸行漸遠,夫妻分居,直到丈夫因病過世,才結束這段轟動兩岸的文化聯姻。「人生本來就是過客,過去的事何需再談。」如今已敝開緊閉內心的王心心,已能淡然自在地提起往事。
「事實上,我很感謝有這因緣來到台灣,才讓我真正認識藝術,有機會遇到這麼多藝術界高人,打開並提升我的視野。我若還留在泉州,恐怕仍和過去一樣,只能受邀四處演出,不可能像如今的我,讓南管藝術提升到另一層次。」王心心從自己前半生的際遇,也悟到:傳統並非只能被原封不動的「保護」,就像她自己也是由南管藝術不斷推動著生命的發展,才能有今日活躍於兩岸藝術界的王心心。
揮毫書法譜寫樂章
「心心南管樂坊」創辦人王心心,近年來都喜用書法來寫樂譜,尤其這個周末在淡水雲門劇場演出的《王心心作場—江畔.相逢》,她耗費心血和時間,用毛筆譜寫出巨大橫幅、直幅的新作《春江花月夜》樂譜,令觀者無不驚奇。
近幾年,王心心開始練書法,起因於想要抄寫詞譜,但電腦譜曲過於格式、匠氣,所以才會想說:「就自己寫吧,順便練練字!」王心心認為,用電腦做出的樂譜太整齊了,電腦打印的又過於呆板,完全沒有生命力,所以不論舞台演出或出唱片,如今她都以書法寫譜。
起初王心心覺得自己的字不漂亮,改用毛筆寫工尺譜,再從電腦找出書法字體印出來,把詞貼在寫好的譜上。後來因電腦時常當機,乾脆完全用手寫樂譜,「後來成了習慣,什麼麻煩都不見了。」王心心露出開心的笑容。
這次為了手寫《春江花月夜》樂譜,她花了許多時間,甚至連「心心南管樂坊」藝術總監盧健英都說:「她花太多時間寫譜,沒有在練習樂器彈奏。」王心心卻深有心得的說:「彈奏是技巧,手寫是入味。」其實王心心的彈奏技巧早已爐火純青,而以書法寫譜就如同做料理時的火侯,經過墨汁一點點的滲透而入味,方能心領神會,展現出南管音樂的豐富層次跟美感高度。
王心心說,傳統上,南管就是一個人演奏、唱歌(自修),或多種樂器共同(共修)完成,給人寧靜祥和的感覺,心裡面不能只有自我。「南管就像是一種身心靈的修行,音樂組合也講究和諧聆聽,不論是彈琵琶或拉三弦,都需要關注聆聽其他樂器的氣韻,互相磨合,讓合奏可以很舒坦的呈現。」
除了演奏,南管演唱也是一種技藝,王心心表示,年輕時可能演唱技巧很好,聲音很漂亮,隨著年齡漸長會出現老沉的聲音,此時反而可以唱出歲月的韻味,是年輕時無法模仿的。「南管的演奏風格,本需要溫柔對待,年輕時血氣方剛,總希望聲量大,演奏時會過度用力,樂音中充滿焦躁的聲音,就無法展現南管的美麗。」經過歲月的沉澱,王心心如今才覺得自己能彈出自然好聽的聲音。
「追尋藝術層次就像修行,能夠修到一個入定的境界,才可體會那種神仙般的快樂。」王心心認為,不管做什麼創作,都離不開傳統,而傳統就是在生活中不斷重複的習慣,久而久之傳下來,慢慢就成了傳統。
「傳統不是不會改變,而是隨著生活慢慢改變。像是專業曲牌的南管結合現代元素,使得現代人喜歡上南管,這就是我的終極目標。」為了打破一般演出和觀眾有距離感,近年來,王心心不斷結合藝術、文學、茶藝、宗教等各界友人,甚至將詩詞、佛經加入南管,讓許多跨界的觀眾打開對南管的視野,也讓南管逐漸從傳統出走。
近年來,在南管聆聽系列活動中,王心心嘗試讓觀眾不透過麥克風或音響,也能接近南管音樂。「南管本身就是緩慢而靜態的,沒有什麼動態畫面,觀眾很容易睡著。」所以現在接受企業、公司邀請演講時,王心心改以四處行走的方式,讓觀眾閉著雙眼用心靈感受南管音樂,也更能感受樂音中的溫度和磁場,讓觀眾多了幾分期待和驚喜。

蔣勳和王心心合作《王心心作場──江畔.相逢》。
圖/盧健英
蔣勳和王心心合作《王心心作場──江畔.相逢》。
圖/盧健英
2013年,岩佐鶴丈和王心心共同演出。
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2013年,岩佐鶴丈和王心心共同演出。
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王心心到鹿谷longstay兩個月,在內湖國小推
動「當代南管泥土計畫」,手把手教學。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王心心到鹿谷longstay兩個月,在內湖國小推
動「當代南管泥土計畫」,手把手教學。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在南管基礎創作班,王心心認真教學。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在南管基礎創作班,王心心認真教學。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王心心和爵若人聲樂團合作演出《鄉愁》。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王心心和爵若人聲樂團合作演出《鄉愁》。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父親王家和是王心心的啟蒙師,收到女兒出
版的黑膠唱片甚是欣慰。 圖/盧健英
父親王家和是王心心的啟蒙師,收到女兒出
版的黑膠唱片甚是欣慰。 圖/盧健英
王心心和吳建緯演
出《小小天問》。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王心心和吳建緯演
出《小小天問》。圖/心心南管樂坊提供
《南管現代歌劇
──羽》曾在香港新
視野藝術節演出。
圖/盧健英
《南管現代歌劇
──羽》曾在香港新
視野藝術節演出。
圖/盧健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