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療癒 思親兒撫平心缺口

7

文╱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
音樂能幫助情感抒發,台灣有群兒少就用音樂思念已逝親人,每年,他們都會聚集在一場慈善音樂會上,從吉他、長笛、木箱鼓到B-BOX,大展長才,他們是名不經傳的孩子,卻有不輸給任何人的正能量。
11月初,台北101購物中心4樓、300坪的獨一文創人流湧動,從兒少到社工一早就在為「2019夢想慈善音樂會」做準備,因為今年是孩子首度站上101。在忙著梳化的後台,不是表演者的Betty竟用青澀嗓音哼著歌曲,輕輕敲打節拍,安撫旁人的緊張情緒,而她的幫助特別有效。
Betty才18歲,已經有很多舞台表演經驗,曾以長笛演奏,讓媒體關注失親兒基金會的服務。她是嘉義人,國小接觸鋼琴,獨自面對生活而神經緊繃的媽媽曾說,聽她的演奏心情很放鬆,激勵她勤奮練習,不只國中加入樂旗隊,高中還離家到南投讀音樂班,考上社工系又放不下音樂夢,轉讀軍校,現在是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應用藝術學系音樂組的新生。
樂曲撫人心 情緒有出口
從小沒有爸爸倚靠,Betty有很多情緒,想哭、想大喊,只能用「音樂」抒發,她靦腆地說,喜歡慵懶、輕快的曲目,最愛有故事、富想像的旋律,如牧神潘恩,儘管其貌不揚,遭眾神排擠,不能一起歌唱,卻會用吹奏抒發不被接納的苦,他熱情奔放,可以為別人犧牲自己,所以曲目聽來心曠神怡,和自己的境遇相像,她把潘恩當榜樣,也用音樂助人。
Betty這次擔任音樂會的義工,協助後台事務,是想觀察更多社工的面貌,她說,工作人員忙上忙下,好像不需要休息,平時訪視失親家庭,假日還為孩子舉辦活動,「難怪我們失親兒都有共識,社工就是另一個爸爸、媽媽。」讓她最難忘的還有基金會執行長馮玉玲,不論什麼時刻,看到孩子臉上都掛著笑,「這很不容易,她事情多又忙,還是把我們的感受放心上。」
在表演的隊伍中,來自花蓮的心望樂團以部落傳統服飾和演奏成功吸引觀眾目光,這支團隊用吉他、鋼琴、木箱鼓,演唱自創族曲〈一無所有〉和改編自兩漢古詩的〈Woh〉,令人耳目一新。
歌唱對成員來說,是生活不可分割的一環,負責B-BOX和木箱鼓的男孩太陽就說:「傷心難過的時候,我就想唱歌,因為音樂能安撫想家人的情緒。」主唱小如喜歡在洗澡時唱歌,一天能唱到4小時以上。小軒則說,只要唱歌,記憶中的外婆就會出現在身邊,滿足她的思念。
思念寫入曲 生命擁希望
創作曲:「思念是漫長的路……希望印記不曾滅,裂縫仍看見陽光,揮去傷悲和眼淚,夢想就在不遠處。」就讀流行音樂系的小欣說,親人的逝去對每個夥伴而言都是傷,都有許多想傾訴的,但他們不延長失落情緒,而將努力抓住希望的勇氣放進歌裡,告訴社會即使道路艱難也會不顧一切地往前衝!表演讓他們釋放壓力,填補人生空虛,也從迷路找到方向。
高三自學的革力卜,和他們一樣正在自己的道路上闖蕩。18歲的她,用寫歌平復煩躁情緒,她思索自己為什麼熱中音樂,原來是失親的境遇讓她「特別難快樂」。她不喜歡面對人群,即便人際關係不錯,依然偏愛獨處。一把滿布貼紙的二手吉他,超現實藝術家芙烈達卡蘿畫風的穿著,文青或重金屬的音樂,是她最喜歡的生活調性,資源不足也能看著網路自學,2、3年音樂基礎就能創作歌曲、有自己的樂團,夢想離她沒有想像中的遠。
今年的夢想慈善音樂會是失親兒福利基金會與漢光教育基金會共同舉辦,除了讓來自嘉義、屏東、彰化、花蓮和台北等地的失親寶貝有演出機會,增加自信,也為2020年150個孩子的藝術培訓經費募款。基金會說:「我們無法改變喪親經歷,卻能幫助孩子打開視野、發展能力,擁有飛翔的翅膀。」在胡小禎、No Name余荃斌、梁文音、洪義和金曲歌王王宏恩等藝人的支持和企業贊助下,音樂會圓滿落幕,經費也只剩下150萬元的缺口。

Betty吹奏長笛為夢想慈善音樂會暖身,也為活動協助後台事務,用自己的嗓音安撫表演者情緒。圖╱失親兒基金會提供
Betty吹奏長笛為夢想慈善音樂會暖身,也為活動協助後台事務,用自己的嗓音安撫表演者情緒。圖╱失親兒基金會提供
花蓮心望樂團的成員來自太魯閣族,他們的自創曲融合族語與兩漢古詩。圖╱失親兒基金會提供
花蓮心望樂團的成員來自太魯閣族,他們的自創曲融合族語與兩漢古詩。圖╱失親兒基金會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