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機會 視障教育有成

5

永齡基金會為視障者打造「視障音樂發展中心」,說明會上,視障樂團的表演讓創辦人曾馨瑩感動落淚,也感受到贊助350萬的價值!而視障音樂家所以能侃侃而談,還擁有不輸明眼人的專業與開朗,最大功臣是「視障教育」,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副總幹事林一蘭分享了她20年來的育兒歷程。
因為早產,林一蘭的女兒身形嬌小,每次餵奶都得從5c.c.~15c.c.慢慢地喝,由於醫生判斷孩子長大最多可能近視,讓放了心的父母錯過黃金治療期,導致視網膜剝離,只能看見些許光影和粗大影像。林一蘭很內疚,也只能不斷提醒自己:「妳是個媽媽,不能輕易絕望和放棄,妳一定要堅強。」
20多年前幼教出身的林一蘭走入視障領域,在視障協會服務則將滿18年。她知道視障者需要廣泛運用觸覺,所以透過玩、摸、聽讓女兒記憶生活點滴,「比如喝飲料,我們會用吸管吸一點水放進孩子嘴裡,讓她知道用力吸就能喝到水;漱口也是我們含住水,做出振動感,讓女兒摸,學習不把漱口水吞下去。」
勇於嘗試 終能獨當一面
「視障教育與一般幼教的差別,是要分解步驟。」林一蘭說,一般孩子用眼學習,視障孩子則要用摸的,小時候他們常害怕上廁所,怕掉到馬桶裡,那時得為他們放置小板凳,再引導聆聽馬桶的沖水聲,把抽象變具體,一步步消除不安;穿衣服、扣扣子也要練習,雙手更要學著碰到一塊兒;學點字同樣是左手要跟著右手,一格一格摸,不然閱讀就亂順序,不知道讀到哪一行,把握每個步驟、寓教於樂才能提起學習興趣。
早期的台灣,視障教具不多,父母和老師只好嘗試自己創造,如講述籠中鳥的繪本,他們用膠水疊出鳥籠的線條,提升孩子的認知能力;畫板會鋪上種蘭花的格子網,紙上便有顯著線條能觸摸,知道畫畫是怎麼一回事、樂趣何在;協會教室還有個木箱遊戲,要打開4道鎖需要配對正確的鑰匙,孩子會被教導1把鑰匙失敗了還有3次機會,知道「別怕失敗,堅持到最後就能成功」的道理。
此外父母得隨時為孩子做生活機會教育,如女兒好奇窗外有什麼,手伸到外面撈,媽媽就趁機朝下扔東西,給她聽5樓到地面的距離;出外吃飯林一蘭也會選好一點的餐廳,加強教導餐桌禮儀和服裝穿扮。
林一蘭說,給了孩子機會,他們就有膽子嘗試挑戰、找尋解決辦法!女兒在玩乒乓球時,為了不讓球滾到手摸不著的地方,會自己用腳抵著牆壁當圍欄;玩樂高積木時會自己摸索拼成對稱的房子;幼兒園學會倒水、切水果,常端給爸媽吃,現在讀研究所,室友還離不開她的好廚藝。
良好培育 前途指日可待
視障生學音樂不容易,尤其合唱,看不見指揮該如何搭配整個團隊?林一蘭的女兒做了許多努力,每次團練結束,都把過程錄下來回家練習,要記住何時輪到自己唱,也要記住左右的呼吸,因為勤作筆記溫習,成績扶搖直上,考取輔大社工系、音樂輔系和音樂研究所,是視障樂團的固定班底,也常挑戰自我,能搭車從台北到嘉義找同學、騎協力車甚至划船。曾有計程車司機覺得她可憐,看不見這個美麗的世界,她卻反駁:「我一點都不這麼認為!」
林一蘭說,很多人覺得用不到的他們就不需要學習,事實上,視障生學的應該要比一般人多,「我們要相信孩子做得到。」她謹守生活規範,沒有因為看不見就放水,不只要女兒守時,早起要折棉被,更不能為不該犯的錯誤找藉口,也期許當個懂得感恩的人,逢年過節都不忘寫賀卡、發臉書訊息感謝老師的教導。
協會有許多像林一蘭女兒這般有潛力的孩子,在接受協會珠心算、作文、數學、電腦、定向行動、生活技能訓練、心靈成長和職涯探索等課程後,發展得都很好,常常讓人驚豔,她說:「學得愈多,能力愈好!」為了創造機會,協會還積極普及點字樂譜、培育點字樂譜教師,讓更多有志音樂的人能穩定發展,未來音樂發展中心就是他們築夢的基地。

職能治療師利用黑白格教具為孩子評估視覺敏銳度。
圖╱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提供
職能治療師利用黑白格教具為孩子評估視覺敏銳度。
圖╱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提供
林一蘭(左)栽培女兒成才,靠的是生活用心及機會教育。 圖╱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提供 
林一蘭(左)栽培女兒成才,靠的是生活用心及機會教育。 圖╱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