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當代藝術館 災難的靈視特展

9

文/人間社記者陳雅容
日本舢舨「富士丸7號」在日本311大地震中,被海嘯捲入海中,經過3年的漂流,最後在台灣台東上岸。台北當代藝術館特展「災難的靈視」,將這艘舢舨擺在大門口,詮釋人類面臨極端氣候與各種災難的共生共業關係。
藍白相間的舢舨「富士丸7號」,靜靜地躺在當代藝術館門口,殘破的船身與周遭繁榮的街景,顯得格格不入,讓路過民眾忍不住多看兩眼。
日本311大地震過後3年,這艘舢舨於2014年3月出現在台東縣達仁鄉海邊,經日本船東確認,並放棄所有權後,由藝術家變身為裝置藝術,收藏在台東美術館。
這次「災難的靈視」策展人潘小雪、黃建宏向台東美術館借展,並邀請法國、日本、越南、大陸、台灣當代藝術家,藉由不同的藝術手法傳達對災難的看法,呼籲人們不要漠視災難,也不要讓內心被災難吞噬。.
國際藝術家 帶領災民心靈復健
法國當代藝術家皮耶.雨格的攝影作品《印地安死寂之丘》,拍攝智利阿塔卡馬沙漠中一副枯骨橫臥荒漠,暗喻人類脆弱的肉身,會隨時間消融與流逝。
日本建築家周防貴之的影像、裝置藝術作品《拆廢和起厝》,描述東京新宿歌舞伎町因東京奧運的舉辦,所歷經的興衰與復振過程。他在《超鼠:拆廢和起厝》作品中,將「超級老鼠」改為黃色外表,表現廢墟老鼠因適應毒藥而產生免疫力,引申出人類須更堅強的從各種災難中重生。
周防貴之的作品對城市過度發展提出批判,他認為無論奧運或核災,「人為災難」讓原有的城市歷史、印象與記憶被快速抹去,隱喻「人是否有機會成為超鼠而非標本」。
日本藝術家風間幸子以版畫參展,以中世紀風貌呈現「人類與異獸」的生存競爭。其中作品《戰後60年雙六》,以日本「雙六」棋盤遊戲刻畫二戰結束60年來的歷史,包括朝鮮戰爭、古巴導彈危機、大阪世界博覽會、美國911恐怖攻擊事件等。
另一名日本藝術家加藤翼的作品《311光屋計畫》,是他在日本311大地震後,與友人到福島協助拆除被海嘯摧毀的房子,也帶領居民進行「心靈復健」藝術行動。加藤翼將廢木重組後,製成福島地標「燈塔」,再聚集民眾以繩索拉起,以照片、影片串聯福島居民重建的「希望之光」。
越南藝術家阮英俊的作品《在呼吸中:無物靜止》,靈感來自越南史詩〈土壤和水的誕生〉,描述越南河南石礦過度開採產生的汙染,呼籲人們不要陷入自己創造的毀滅中。
兩岸藝術家 反思人類面對的挑戰
大陸藝術家艾未未的作品《奧德賽》,以巨幅環景靜態牆紙與難民營動態影像互相呼應,呈現敘利亞難民遷徙議題。作者運用黑白對比的視覺,描繪被迫離家、逃離戰亂、漂洋過海、似煉獄般的難民營生活,以及歐洲社會對難民危機的多重暴力。
由台灣藝術家林琳(瑪籟)、黃錦城組成的「巴卡芙萊」雙人組,展出裝置藝術《靈魂歸屬地》,兩人運用紅藜、藤蔓與竹枝釘裝出紅色「心臟」矗立在鷹架上,表現原住民與移工流放的生命力。
魯凱族藝術家安聖惠(峨冷.魯魯安)的作品《消失前的最後嘆息》,透過裝置、攝影、燈片,構成「八八風災」吞沒新好茶村的景況,潛藏他對家鄉發生災難的心境。
由台灣藝術家陳瀅如、洪子健以小說重建的《透納之屋》,回溯人類現代歷史發展的變態動力。
大陸藝術家周滔的影像創作《山之北》,紀錄生命與環境重新癒合的故事。
台灣藝術家吳繼濤的作品《末日的輓歌.捲嘯》,以湧動的積雲與襲捲的浪濤,探討人類面臨氣候變遷、土地沙漠化、地震、土石流、暴雨、水龍捲和海嘯等現況。
學生藝術家 喚起現代社會覺察力
東華大學藝術與設計研究所學生曾湘淇,以6幅地震系列畫作參展,將世人印象中代表地震的神、魔、妖、鬼、怪,以及救災英雄繪入畫中,喚起人們對現代環境、社會議題的覺察力。
同班同學羅詩蘋作品《震後群》,是2018年2月6日花蓮雲門翠堤大樓因強震倒塌所拍攝的紀錄片,並以廢棄家具、暗灰色紙鶴等裝置藝術,比喻地震造成生命斷裂與記憶碎化,透過藝術的想像與再現,讓人們看見災後的重生與希望。
另一名學生王茹霖,作品《災難.日常─桃芝》是以2001年桃芝颱風重創東部為創作靈感。展場地面以沙石、漂流木重現風災、土石流景象;牆面矩陣式排列數十張原住民老人、孩童的肖像畫,無奈、疲憊的凝視受災家園。
館外展出的《連儂船》是一群台北藝術大學學生的集體創作,象徵堅毅精神,表達天災與人禍的創造性覺察。

國際藝術家 帶領災民心靈復健
法國當代藝術家皮耶.雨格的攝影作品《印地安死寂之丘》,拍攝智利阿塔卡馬沙漠中一副枯骨橫臥荒漠,暗喻人類脆弱的肉身,會隨時間消融與流逝。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國際藝術家 帶領災民心靈復健
法國當代藝術家皮耶.雨格的攝影作品《印地安死寂之丘》,拍攝智利阿塔卡馬沙漠中一副枯骨橫臥荒漠,暗喻人類脆弱的肉身,會隨時間消融與流逝。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皮耶.雨格的作品《印地安死寂之丘》。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皮耶.雨格的作品《印地安死寂之丘》。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日本建築家周防貴之作品《超鼠:拆廢和起厝》。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日本建築家周防貴之作品《超鼠:拆廢和起厝》。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日本藝術家加藤翼的作品《311光屋計畫》。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日本藝術家加藤翼的作品《311光屋計畫》。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曾湘淇的地震畫作。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曾湘淇的地震畫作。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大陸藝術家艾未未的作品《奧德賽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大陸藝術家艾未未的作品《奧德賽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安聖惠(峨冷‧魯魯安)的作品《消失前的最後嘆息》。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安聖惠(峨冷‧魯魯安)的作品《消失前的最後嘆息》。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靈魂歸屬地》中有一顆紅色的心臟裝置藝術。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靈魂歸屬地》中有一顆紅色的心臟裝置藝術。 圖/人間社記者陳雅容、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