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人間】一條魚繩

9

文╱莊芸芸
定居香港後,朝陽起夕日落;時間的輪轉,稀鬆平常。
有次風球過後,長洲島的海灘滿滿是經海水漲潮而擱淺的垃圾。海邊士多(茶水鋪)仍然營業,我點了杯飲料,坐下來望著大海。
一位頭戴草帽身穿清潔人員藍綠制服、大約三十出頭的男子,正奮力地耙著沙,把破爛棄物倒入一簍又一簍的竹籠裡。同一區塊,他一掃再掃、細細檢查,再用手拾起竹耙縫隙諸如瓶蓋、碎玻璃等遺漏,還有條魚繩,一撩起又細又長……
沒人注意,也許沒人在意。他的手臂又黑又瘦,衣衫溼透,深了藍沉了綠。他照拂過的灘,留下潔白無瑕的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