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全民棄卻暗黑網軍

51

總統大選辯論會,有個小白兔與大野狼議題。韓國瑜指蔡英文培養網軍打趴了賴清德,又搞抹黑、扭曲的選舉口水戰,他像小白兔遇上大野狼。蔡英文則反指韓國瑜去年選市長,就獲益於中國網軍、水軍大力幫助,還借國民黨祕書長的網軍使用。
網軍是指以收費為業的小編或鍵盤手,用之於善,傳播政見、反映民意、報導真相。用之於惡,製造暗黑輿論,為特定對象或政黨圍事,發動文攻圖謀政治利益。
大選辯論會前,新黨立委候選人邱毅與國民黨副祕書長蔡正元、張顯耀,組成耀正毅(諧音要正義)連線,已連續多日開記者會,揭發民進黨雇用一、二代網軍,在網路行抹紅、抹黑、反串、鬼扯、挑撥等攻擊他黨、醜化同志之事;他們點名民進黨前後任主席蔡英文、卓榮泰說明。蔡的回應是邱毅講的話大家還信嗎?卓說這三人毫無公信力。
耀正毅猛轟網軍不義,當然有選情盤算;蔡、卓回答避實就虛,顯然不妥。因為今年選舉會熱議網軍,追溯源頭,是台北地檢署起訴楊蕙如涉嫌侮辱公署與公務員案;檢方指她與拿錢的下線鍵盤手,在網路發文,不實指控我駐日大阪代表處「態度惡劣」、「爛到該死」、「黨國餘孽」等;後來駐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自裁輕生,眾議皆曰是暗黑網軍害死忠良。
楊與民進黨過從密,各方追查發現楊的公司在兩年間竟拿到中央與地方政府十一件標案,又有關係找國營事業索取活動補助款,神通得可疑。可是從楊案到民進黨網軍案延燒,當責事主與政黨皆切割或迴避。這些網軍若用之於善,應無不可對人言者;民進黨如認為遭楊案羅織,就更應嚴正駁斥洗冤白謗。
但現實是楊蕙如匿蹤近月,國民黨懸黨一百萬元,呼籲全民找楊。蔡英文總統遇提問楊案網軍事,一律推說進入司法程序不便評論。連台北市長柯文哲到議會專案報告,民進黨議員都全部缺席;柯本人在面對何以楊的公司能拿到北市五件標案時,竟推說當家頭兩年像漢獻帝,滿朝都是董卓、曹操,以被架空為遁詞。平日光鮮上鏡的袞袞諸公,竟無一敢當責的漢子。
暗黑網軍所作所為與黨、政有無利益交換、對價關係?已涉法律禁止事項,相關廉政單位豈能不查招標須知、發包流程合法與否。其他涉風紀事,如暗黑網軍是否藉公司化承做政府標案,洗公庫的錢,餵養網路打手,滿足一黨或一人的政治利益?監委職司風憲,如何容得下此等黨、政、同路公司勾串,製造加料輿論,破壞民主與選舉公正呢?
民主先進國家提倡陽光政治,制訂陽光法案,要旨在規範政府的資訊應自由公開、人民有知的權利。民進黨從黨外時代即論述公共事務應陽光、透明。當一個要求政府行陽光政治的政黨,面對自己黨、政的暗黑指控時,不是更應見可疑追查到底,公開信息,讓人民知道真相嗎?
台灣民主之路坎坷,賄選、作票、黑函、假走路工、假錄音帶、非常光碟、兩顆子彈,都曾創傷選舉。選罷法一路增訂規範,仍難杜絕詐術;折騰至今又冒出網路暗黑事件,破壞力更勝以往。當法律追不上科技的變化時,唯賴選民從人品和黨格檢視從政者與政黨,能否有所不為。口說陽光政治,行為上就應棄暗黑網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