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 漢末的民族英雄董卓

6

文/陳俊偉
東漢時期,少數民族紛紛內徙,包含董卓(?~192)在年少時就於羌胡聚集地遊歷,多結識當地豪帥。往後曾經率領部隊討伐羌人,立下大功,受召從西北進入洛陽城掌握大權之前,儼然已經是位手握強兵(底下應當包含各個少數民族)的軍閥。董卓近乎白手起家、鎮邊名將出身,只不過,長期沾染胡風、前線作戰的情況下,性格方面較敢於殺戮,甚至釀出放火燒毀首都洛陽、遷都長安的悲劇。
平心而論,董卓不是沒有想要治理好國家,他一開始只是想要成為朝廷權臣而已。很多細節能夠佐證這個說法,例如:廢掉較為無能的少帝,而改立天資聰慧的劉協(漢獻帝),還懂得替「黨錮之禍」罹難的士人平反。
又,根據《後漢書.董卓傳》:「(董)卓素聞天下同疾閹官誅殺忠良,及其在事,雖行無道,而猶忍性矯情,擢用群士……卓所親愛,並不處顯職,但將校而已。初平元年,(韓)馥等到官,與袁紹之徒十餘人,各興義兵,同盟討卓,而伍瓊、周珌陰為內主。」范曄的記載,道出董卓初始還能體恤民情,壓抑自身性格的缺陷,大量任用賢士治國。
後來,即使跟袁紹鬧翻了,依然使用柔懷的政策對待反對他的士人們,直到這些人各舉軍隊、結成反抗董卓的同盟。董卓差不多就完全失控了。緊接而來,是更可怕、更廣泛的破壞與殺戮,幾乎喪失了人類應該保有的理智與文明。當時關東士大夫與涼州軍閥之間,或許存在著跨不過去的一道溝。
唯獨本文前一段的內容,筆者倘若嘗試從少數民族的民族主義、或者中華民族的融合視角進行演繹,情況就大不同了。不同觀點如下:董卓替後來五胡十六國、北朝的少數民族提供一次征服中原的借鑑,擴大中華民族的基因庫,後世才能迎來隋唐盛世。因而……不妨將董卓視為族群融合的民族英雄。
如果前一段讀起來像是歪理邪說,這是因為讀者心中始終存在一個隱而不顯的價值觀──民生優先。換言之,一位政治人物的功過,取決於是否讓人民過得更幸福安泰,取決於他是否站在時代進步的那一邊,他的出身如何並不重要,當代認為其行為妥當與否亦屬次之。董卓始終殺人如麻,讓經濟更倒退,讓人民在水深火熱中,縱使功績再高,吾輩同樣很難佩服他。
自從秦漢帝國建立,制度方面陽儒、陰法;兩千多年以來,官方敘事、朝廷宣傳,追求版圖擴張、軍事武功強盛,強調國族尊嚴,追求統治階層的穩定。表面招搖著正義大旗,實際卻是壓榨百姓的人力、物力,弱化人民的創造力、思考能力;身而為人,生命財產受到威脅卻又無處哭訴,無疑是人世間莫大的悲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