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哪裡來】 地動說的犧牲(上)

5

文/梁衡 本文摘自《數理化通俗演義》好讀出版
哥白尼所擔心的災難終於降臨到布魯諾的頭上。在陰森的宗教法庭上,紅衣大主教羅伯特主持對布魯諾的審判。空蕩蕩的教堂,一張長桌子,幾枝殘燭。羅伯特和幾個陪審隱在桌後,幾乎看不清他們的身形。燭光中那幾只藍綠的眼睛,令人想起半夜裡在田野上遇見的惡狼。
「布魯諾,你還堅持地球在動嗎?」羅伯特的聲調陰沈、得意。他高興這個教會的叛逆今天終於落入自己的掌中。
「在動,地球在動,它不過是繞著太陽的一丸石子。」
「你要知道,如果還抱著哥白尼的觀點不放,等待你的將是火刑!」
「我知道,你們當初沒有來得及處死哥白尼,是還沒有發現他的厲害。其實他還是對你們太客氣了。他說宇宙是恆星繞太陽組成的天球;我卻還要將這個天球砸爛,那宇宙其實是無邊無岸。他說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卻還是為你們留下了一個中心──太陽。我說宇宙無邊無際,就根本沒有任何中心可言。你們說上帝在地球上創造了人,其實別的星球上也有人存在。宇宙是無限的,上帝是管不了它的!」
「住嘴!照你的邪說,上帝在什麼地方,基督在哪裡拯救的人類……」
「對不起,宇宙中可能沒有給上帝安排地方。」
「立即把他燒死!」羅伯特狂怒起來。
法庭上一陣騷動。布魯諾被人拉了下去。他並沒有立即被燒死,而是被推入黑暗的地牢。他們不給他看書,不給他紙筆,讓他睡冰冷的石板,吃混著鼠糞的米,隔幾天就要提出來審訊一次。說是審訊,其實是組織許多教會學者來和他辯論。他們還存著一線希望,希望靠人多勢眾辯倒這個叛逆的天文學家,希望靠牢獄的折磨來使他投降,借他的口去推翻日心說。但是每次審訊,他們都被布魯諾駁得啞口無言。這個曾轉戰歐洲各國,橫掃教會勢力的偉大的科學家,筆雖被人奪去,舌卻還在。他那鋒利的言詞,精深的哲理,常使那些上帝的奴僕脊背上滲出冷汗。這樣過了很長時間,在一次辯論結束時,羅伯特絕望地喊道:「布魯諾,自從我把你請到羅馬,也已經八年了,你只最後說一句,你是放棄哥白尼的學說,還是向火刑柱走去?」
(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