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行路】 一年春盡一年春

18

文/Maple Day
年初,朋友送我蔡瀾作品《碗淨福至》,一餐一飯的珍惜,在柴米油鹽的現世中,情深福至。
這個朋友的童年,生活不大穩定,父母不成熟的情緒,像一顆顆不定時炸彈,經常在用餐時刻,浮動在廚房與餐桌間,造成她吃進的每一口都是膽顫心驚、不安的;漸漸地,她不僅挑食,對食物變得更加偏執,當時年紀小,安撫不了自己,更不懂粒粒皆辛苦,拒食、倒食,成為她抗議世界的武器。
直到跟我同班,有一天,我無意說道,人死後,會吃自己曾經丟棄過的食物──一桶桶的ㄆㄨㄣ(廚餘),丟愈多,ㄆㄨㄣ桶也愈多,這可把她嚇到。直到現在,每當她又厭食或嘔吐,這則恐怖故事總能發生嚇阻功效,聽得我大笑。其實,這一說法當時也是阿姨用來恫嚇我的,我便把我的驚嚇轉述給同學們,沒想到,對她,效果尤其明顯。
去年元旦我們碰面,除了送我書,提及這則往事,還說受到我的影響,助養小孩是她的新計畫,甚至考慮擔任寄養家庭,已經著手研究……當時我們在一間燈光昏黃的餐廳,卻彷彿有陽光直射她蘋果般的臉頰,粉紅洋溢,燦爛明亮,我拿起手機一按,留住那刻的氣清景明。
說好一季聚會一次的我們,一別就是三百多天,直到月前看到一則取消寄養家庭六十五歲限制的新聞,才憶起與她年初的承諾,發了訊息,已讀不回,我也不疑有他;過了幾天,她先生打來,才知道她憂鬱症又復發……
一嘆,我們總把話說得動聽:「活在當下,且行且珍惜」,卻每每以「太忙了、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為藉口,以為「來日方長」,優雅的拖延;豈料,當下,頓成了來日,珍不珍惜,都沒有時光隧道可回。
年初的歡顏,年底的陰鬱,在這幾天氣溫驟低的月夜下,想起宋朝雲蓋智本禪師:「一年春盡一年春,野草山花幾度新;天曉不因鐘鼓動,月明非為夜行人」,可我們的人生卻一去不復返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