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民主盛事與民主逆流

21

二十一世紀伊始,民主崩潰之聲即陸續出現,至二○一六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達到巔峰。民主制度真的潰敗了嗎?這個大哉問,對於絕大多數的民主信奉者當然是個假議題,如果一個不用心呵護的民主,可能遭到民粹的逆襲。
美國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曾以「歷史的終結」享譽學界,認為民主制度是人類的最終選擇,此論獨領學界數十年;但晚近的情勢,讓福山動搖了,他坦言全球的民粹化現象使民主陷入困境,並承認美國正在衰敗。
川普日前在未告知國會的情況下,下令以無人機斬首伊朗軍事首領,引發伊朗的報復攻擊,美伊衝突一觸即發,世界為之動搖。這是典型不受節制的狂人政治;川普無視國際責任片面退出氣候協定,參議院的彈劾案還在未定之天,眼看大選在即,再度使出殺手級手段。
美國是有歷史的民主國家,川普再怎麼狂,也是美國選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民主或許是人類到目前為止最好的政治制度,但別說它沒有缺陷,別忘了希特勒也是在威瑪共和時由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領袖,結果卻帶給全人類永難抹去的災難。
今日重讀漢娜鄂蘭《平凡的邪惡》,會感到歷久彌新。她觀察紐倫堡大審,那些助希特勒為虐的左右手們,看起來都很平凡,也似無悔意,絕大多數的納粹們,只是像迷幻般受著獨裁者的指揮棒屠戮人命,其實是更多數覺得事不關己的平凡人們姑息養奸,直到槍砲抵到家門,才後悔莫及。
民主制度是人民的權力,也是人民的共業。它必須靠人民時時提醒、隨時監督、不斷呵護,更要在關鍵時刻果斷的決定,然後很有風度的接受結果。這個考驗,說來容易,執行起來其實很難。
二次大戰時期,還是以廣播為主的時代,拜科技之賜,進入二十一世紀人們只要彈指之間,即可溝通所有人,甚至欺騙全人類、影響全世界。劍橋分析案已證明只要一小撮有心人,即可影響美國選舉、英國脫歐,只要你想為惡,鍵盤與數據即可替你滿足。
明天就要舉行大選投票,台灣人民當然自豪我們的民主,但千萬不要蒙著眼睛說沒有看到敗壞的跡象。不同陣營的支持者,只要看到不同意自己的立場,動輒「灌爆」對方臉書、製作抹黑文宣在社群裡瘋傳,最惡劣者甚至造假剪接成錯假訊息,任其流竄。選風從早期在馬路上買票「進化」到網路上霸凌,這股民粹妖風絕對會是危害台灣民主的燎原星火。
麻省理工大學邱強博士研究數萬個案例指出,有史以來的重大意外和歷史中斷,多數來自人為的疏失或錯誤決策,因此他與團隊提出「零錯誤」的科學診斷,極盡全力杜絕任何可能導致重大災難的斷點。這個理論正好適用在多災多難的台灣,黑鷹直升機失事喪送包括參謀總長在內五條將官生命,但當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提出質疑、運安會釋出黑盒子初步解讀時,不是被網民灌爆,就是被莫名消音,在在說明了這個社會的理盲與民粹,而這些看不見的手,正是陷台灣不斷重蹈錯誤險境的元凶。
常言道歷史殷鑑不遠,歷史其實就在眼前。台灣的民主得來不易,必須有民主素養的人民不斷灌溉,才能永續成長,期許我們人人都是民主的灌溉之手,而非點火之手,用民主盛事對抗民主逆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