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戰爭下的獨立思考《兔嘲男孩》

11

文/蘇士今
「這是一部反仇恨電影,並宣揚和平,我只想令人們能更包容,分享更多愛而非仇恨。」——塔伊加維迪提
如果說二次大戰期間猶太人是最具悲劇性的民族,那麼生活於德國非猶太裔的小孩是該慶幸他們的天真無知呢?還是該對當時納粹戕害小孩的心靈嗤之以鼻呢?《兔嘲男孩》(Jojo Rabbit)是《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塔伊加維迪提執導新作,改編自克里斯汀李優娜的作品,是部描述二戰末期一個德國小孩心靈轉變成長的故事,不同於《安妮日記》、《一袋彈珠》、《辛德勒名單》講述猶太人故事那麼的震撼人心,《兔嘲男孩》以黑色喜劇的方式,幽默的敲擊我們的腦袋,從另一個層面去思考戰爭、生命、國家、民族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不是絕對的黑與白,而改變世界最大的武器就是愛了。
兔子絕不是懦夫?
電影一開始,一個眼睛大大圓圓的男孩喬喬(羅曼格里芬戴維斯飾)出現在大螢幕正中間,他誇張的自我介紹,再滿臉胡疑的與蹦出身旁的男人對話,那男人用盡全力鼓勵並激發其百分百的忠誠與愛國心的納粹言論,以及結束談話時二人興奮的跳扭著身軀的場景,是搞笑嗎?是告訴我們納粹的偉大嗎?告訴我們小孩的腦袋像棉花般灌進任何的汁液,都來者不拒的全盤接收嗎?
這段洗腦戲之後,流入耳朵的是披頭四樂團德語版的〈我想握住你的手〉(I Want To Hold Your Hand)樂音,出現在眼前的是崇拜希特勒的人們歡聲尖叫的黑白畫面。看到這裡,不禁懷疑本片到底要傳達何種理念呢?
喬喬加入了青年團,接受了所謂的軍事訓練,首先要學的是「屠殺」。一個十歲小孩揉死螞蟻、殺死昆蟲,那是思空見慣的事,但徒手扭斷小動物的脖子,尤其又是溫順可愛的兔子,我們都下不了手,遑論是小小年紀的喬喬呢?因此,他成了膽小鬼,「喬喬兔」變成了他的封號了。
「告訴你一個祕密,兔子不是懦夫,這溫順的小傢伙每天都得面對這個危險的世界,為家人、族群找尋胡蘿蔔,溫順的兔子可以瞞騙所有的敵人,他很勇敢狡猾且強壯。」此時那個留著小鬍子的男人又出現了,是喬喬的朋友——阿道夫.希特勒(塔伊加維迪提飾),是其他人看不到的人,難道是鬼魂嗎?其實他一直活在喬喬的幻想世界中。
片中的希特勒,並不讓人覺得他萬惡不赦,反而有點笨拙好笑,更像是父親的化身。在當時社會的氛圍,希特勒是英雄,幻想有個希特勒式的爸爸並不為過,況且他時時蹦出來指導他、開導他,還灌輸他種種看似合理卻錯誤百出的想法,縱然誇張,而喬喬眼中露出尋父愛的光芒卻讓人難以忘懷。只是喬喬到底在何時開始「兔嘲」這位老兄,並將之踢出窗外的呢?
生命是賜予的禮物
「他們做了什麼?」「做了他們能做的。」當媽媽說出這句話時,場景令人震撼難過——媽媽帶著喬喬經過一個廣場、廣場上卻吊著五、六個被處死人們的恐怖畫面。下意識裡以為媽媽會用手遮住喬喬的眼睛,快步離開,但她堅持喬喬得用心看。蘿絲(史嘉蕾喬韓森飾)是個偉大的母親,她雖知喬喬成了極端分子,卻堅信他保有本性,告訴他「愛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武器」,告訴他「當愛來臨時,你會知道,因為你的肚子裡好像充滿了蝴蝶」。
睡前媽媽用手指教喬喬如何睜隻眼閉隻眼,又俏皮在臉上抹兩撇碳灰扮演父親,又甜蜜的與之共舞,最溫馨的莫過於一次又一次幫喬喬繫鞋帶。也許,就因為母親那毫不露痕跡的母愛,造就了喬喬的「兔嘲」性格,而不至於走歪。
片中另一位重要的人物,是牆壁裡的女孩艾莎(湯瑪遜麥肯錫飾),這位女孩對喬喬當頭棒喝,「她是猶太人,她是敵人,該是有犄角的猶太怪物,為什麼是跟我們一樣的人呢?」「喬喬,你不是納粹,你只是個愛穿蠢制服的十歲孩子,只是一心想著融入團隊。」喬喬對世間事、國家事、元首情,開始有了「兔嘲」想法,當愛來臨時,也真的知道了,因為肚子裡真的充滿了蝴蝶。
電影娓娓唱出「每個人都必須活著」,我們知道生命是上天賜予的禮物,無論是美麗或恐怖的,接受生命中每一件會發生的事情,而自由的我們,必須為此跳舞慶祝,讓上天知道我們有多感激能夠平安快樂的活著。

如果說二次大戰期間猶太人是最具悲劇性的民族,那麼生活於德國非猶太裔的小孩是該慶幸他們的天真無知呢?還是該對當時納粹戕害小孩的心靈嗤之以鼻呢?圖/二十世紀福斯提供
如果說二次大戰期間猶太人是最具悲劇性的民族,那麼生活於德國非猶太裔的小孩是該慶幸他們的天真無知呢?還是該對當時納粹戕害小孩的心靈嗤之以鼻呢?圖/二十世紀福斯提供
如果說二次大戰期間猶太人是最具悲劇性的民族,那麼生活於德國非猶太裔的小孩是該慶幸他們的天真無知呢?還是該對當時納粹戕害小孩的心靈嗤之以鼻呢?圖/二十世紀福斯提供
如果說二次大戰期間猶太人是最具悲劇性的民族,那麼生活於德國非猶太裔的小孩是該慶幸他們的天真無知呢?還是該對當時納粹戕害小孩的心靈嗤之以鼻呢?圖/二十世紀福斯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