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齋夜話】王又玲 陪父親看夕陽

33

文/邱傑
「帶爸爸到漁港邊看夕陽,爸爸說:「好美!」晚上陪爸看新聞時,老爸突然用台語喃喃自語:「討海人不去死一家,去了死幾雷(死一個),聽得我真是辛酸啊!」年輕的女畫家王又玲解釋父親這句話:早年氣象難測,漁家出海只能憑經驗看天象,真的叫做「行船走馬三分險」,如果不出海捕魚全家都要挨餓,甚至餓死,倒不如還是冒著生死風險出海去,出了事,頂多也只死自己一個。
當然,今昔環境大不相同,現代漁家擁有過去想都想不到的配備,風險大大減少,但出海捕魚同樣是非常辛苦的事。她沒想到白天沉醉在海岸美景的父親,卻帶著心事回到家。
這幾年,王又玲幾乎拋下畫筆,原因是感到父親已老得步履維艱,她寧可停下自己最愛的作畫也要多陪陪父親,於是從全職的畫家、畫畫老師變身成了全職的看護。無論山上、海邊,她開著小車,載父親和父親的輪椅、拐杖、隨身用物及食物到處跑。桃園近來出現許多新景區,也有許多賞花、賞景及有趣的藝文活動,王又玲沒讓父親因為體力日衰而錯過,費盡心機就是不讓父親留下遺憾。而往往在陪侍的當中,讓她學得更多,那不是小時候和爸爸相處所學得到的東西。
在桃園藝文圈中,王又玲是非常低調的一個,平時默默作畫,好友邀約才隨手取出一件兩件去參展,從二○○一年參與美術節藝苑協會聯合美展起,年年參加各種聯展,且幾無間斷,包括桃園全民愛心聯合美展、老莊學會海峽兩岸文化藝術交流聯合美展、青溪北區美術家聯展及名家邀請展、中華藝術學會亞太地區聯展、石門水庫青溪名家藝術聯展、陸軍六軍團新春聯展、桃園縣後備指揮部介壽藝廊聯展、陸軍通基廠內壢藝廊十人聯展、桃園縣平鎮社教館中國文藝工作者協會藝術聯合美展等,無分場地及規模大小,她總是盡心盡力去參與,多年來唯一的一次個展只有二○一五年國防大學陸軍學院西畫個展,而在二○○五年,她還榮獲海峽兩岸亞太地區名家書畫金傳獎。
在父親休息時,她還是常常畫幾筆,雖不能一氣呵成,筆下卻有了更沉穩的力道,這也是另一種突破、另一番境界。她認為人生之取捨繫乎一心,得失無足輕重,以畫藝之暫停換來父親較為快樂的暮年,是絕對值得之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