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 纂異記的三史王生

5

文/陳俊偉
晚唐《纂異記》記載事關政治的一個故事,《太平廣記》題目為「三史王生」。主角為王生,名字沒有流傳下來,平日「每辯古昔,多以臆斷」,也就是讀到古代的事情,常常是自己主觀的判斷。這一位看起來無法平心靜氣解讀歷史的人,在《纂異記》的這則故事中,辯證、論述卻合情合理。著實令人困惑,《纂異記》為何設定出這樣一位人物。
故事內容大致如下,王生跑到沛縣遊玩,喝醉酒之後,進到了漢高祖劉邦的祀廟,對劉邦的神像冷嘲熱諷,一陣子才返家睡覺,沒想到就死掉了。劉邦派十幾個騎士把王生的魂魄壓到廟中,大力反駁王生在白天時候的指控,結果還沒罵完,劉邦的父親就來了。王生看到機不可失,就對劉邦提出了一個嚴格的指控,讓劉邦自覺理虧,才放過王生一條生路。
王生開啟話題的原文如下:「臣覽史籍,見侮慢其君親者,尚無所貶。而賤臣戲語於神廟,豈期肆於市朝哉!」就是我不過在廟宇說了幾句玩笑話就該死,那麼史書記載那些輕慢、欺凌自己的君上、雙親的人卻沒有受到處罰。簡單來說,就是指控劉邦未免不符合「比例原則」。劉邦一聽,不免憤怒,竟然有這回事?
熟讀《史記》、《漢書》、《後漢書》等「三史」的王生,就把記載背了出來。出自司馬遷、班固的說法:「(漢)高祖奉玉卮,起為太上皇壽,曰:『始大人常以臣無賴,不能治產業,不如仲力。今某之業所就孰與仲多?』殿上群臣皆呼萬歲,大笑為樂。」劉邦替他父親祝壽,當眾調侃父親當年說過的話,炫耀自己今日的成就,結果群臣全都大笑為樂。
這則故事批判性甚強,本文只提三個點強調。一、講道德的人自己沒有道德。一方面劉邦嚴以待人,寬以律己;另一方面,群臣高居朝廷,竟然任由劉邦當眾讓其父親難堪,甚至落井下石、一起大笑為樂。二、持論驚悚的人彷彿〈國王新衣〉裡面的小孩。如果王生平日論史如此,可見他的見解、觀點是非常銳利、獨到的,所以才被人批判為主觀。其實,與其說王生主觀,不如說人們總是膽怯批判最上位統治者,卻對一般民眾較嚴厲,這是欺善怕惡的人性。王生這個喜歡論史挑戰上層的異端者,在人們眼裡當然是難以理解的。三、資訊的傳播是專制政體的敵人。雖然,資訊不免有時被有心利用,像是先秦諸子,美化禪讓的本質(赤裸的權力鬥爭)、美化「武王伐紂」(半蠻族政權毀滅中原先進文化的政權、臣下背刺君主)。
但是,在「三史王生」這則故事裡面,有賴於司馬遷、班固的記載,後世才有檢討過往帝王將相的機會與根據。
劉邦最終理虧,只好放王生返家,結束這一場「時空穿越」的鬧劇。《纂異記》或許出自虛構,內容卻非常富含教育意義,即使今日看來都頗具水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