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正向提升勝選風度和反省

14

蔡英文大選獲勝後兩度提及感謝落選的兩位候選人和支持者,並要求勝選群眾主動化解對立,「希望所有支持者,絕對不要有任何刺激對手的言行,我們要擁抱彼此。」這是勝選者的風度,值得肯定,但更期待執政者能有正向轉化的胸襟,能就此導引出新的正派作風和民主素養。
通過這次大選至少有兩個跡象值得重視,即民主化和政治體制轉型過程中的負面因素應否詳加檢視,有無同步升溫難以消褪的情況;其次是社會和諧隨著世代交替在選舉過程中明顯對立,再加上原本存在的家國認同分歧,這些對一黨獨大且大權在握的執政者都是警訊。
關鍵還在執政者及其團隊在大勝之餘該想到「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民猶水也」的古訓。勝選者不僅要有風度,並宜思考如何帶出新作風。新作風就是為了持續執政且營造施政所需的安定環境,既期待團結和諧自應出以謙卑的態度,這些都得從尊重少數的尊嚴做起。選前之夜余天說出「死韓粉」時,競選總部即及時降溫,要求余天公開道歉。這固然是勝選在望,兼且為了鞏固票源,選後施政不是更應尊重少數的尊嚴嗎?
由人民選出的多數,確認政權的合法性,壓倒性的勝利所取得民意基礎當然更堅實,自更有利於施政。是以大刀闊斧的改革是可以期待的,然而如何維繫社會的內部和諧,不致因為大刀闊斧成為黨同伐異的手段,則有賴執政者的民主素養。
是以多數決的辦法看似簡單,但那僅僅是建構並鞏固民主社會的一個必要前提而非全部。台灣民主化迄今最大成就當屬總統直選和國會改革,然而國家和地域認同的分歧也因民主化而浮現,每逢選舉更因此升溫,影響所及,也把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共識帶入難分難解的意識形態死胡同,瀰漫著仇怨的情緒。
一個值得觀察的對比就在美國,美國的民主政治是否出現了內部和諧的裂痕,自金融海嘯以來,已有不少人提出質疑和批判。如川普勝選後即有民調指出,幾乎每三位美國人中就有一位曾跟家人或朋友吵架,只因為對方「投給另一陣營的候選人」。
民主政治擴大了政治參與,強化了共識,但也可能因為意識形態的衝突,裂解了社會共識,從此陷入長期政爭。是以多數決的願賭服輸,並不預設選後就必然會從選前情緒激盪的旋渦中脫身,反而是加深了勝選者的傲慢和受挫者的悲哀,且是未來悲劇的預告。
此次大選氛圍,不分藍綠,都感受到內部不時傳出的強烈情緒,網軍作用之外,世代認知落差和分歧也起了絕大的作用,此外,在同溫層內還出現了「集體焦慮」的現象。「芒果乾」引爆「叛國論」,都屬集體挫折感,且相熏相染。執政者豈能坐視。況且蔡英文也保證,「絕對不會因為勝利,就忘記了反省。」
那麼選後有無可能調整呢,當然有,那就是立即跳出二分法的敵我對立訴求,從同溫層中出走,要出以強而有力的決心,為同溫層中熾烈的火種降溫。若選後以高姿態收拾戰場且意氣用事,那麼不僅是持續的對立和裂解的加速,更多的可能會是惡質且低劣的冤冤相報。
選後政見兌現的優先序列在那裡,還是跟著誰的感覺走?和諧社會的共識又在那裡,選前發起罷免高雄市長是否持續追殺,則是指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