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 情向閒中生

31

文/如是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中國文化對月亮有很多想像,從「嫦娥奔月」到「明月幾時有」,再到現代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說法各異,卻直指同一個核心字──情。
中國字很有意思,門裡有日,形成時間和空間。這兩「間」總給人積極向上的概念:一寸光陰一寸金,必須珍惜時間;善用都市內所有空間、將有限空間運用發揮到極致。
我們形容一個人能有效使用時間會說「這個人很會利用時間」;能把一坪空間當三坪用會讚道「很會運用空間」。我們太擅長利用時間和空間,久而久之便拿這套標準往人身上套。
從前祖輩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將一天二十四小時切割成兩小時為一個單位,後來「進化」一小時為一個單位,接著又演變成一分鐘為基本單位。
最後,利用人類發明的機械將抽象時間細細切割成以「秒」為單位。時鐘上時針、分針、秒針,三根針,針針扎刺每個人擁有的時間表面。以「秒」為單位深入穴位,不用注射興奮劑便能使人精神振奮勇往直前。
公司上班打卡,超過八點零一秒,扣錢或者失去當月全勤獎金;講手機必須練成長話短說絕技,以免被「以秒計費」的通訊費壓垮每月個人財務收支平衡的帳冊。
一坪幾十萬的房只買得起廁所大小、十幾坪大的實用內部空間必須錙銖計較,務必做到每寸空間都不能隨意浪費,於是穩落於地的床鋪飛上天,成了飛天睡鋪。時間就是金錢,空間也是金錢。
金錢卻不等於人生。
人生不是時間,不是空間,更不是金錢。
門裡有月,得出「閒」此字。「忙裡偷閒」四字,只看字表面彷彿聽得到老祖宗們把祕密夾藏入字的彎曲之中,偷偷傳遞出一條訊息:別把時間和空間過得太過緊迫,偶爾也要開門,仰頭看看天上的月亮吧。
世間多數人追求一種相對安逸的日子,捧金飯碗和嫁金龜婿是相去不遠的概念,所求不過希望能過得安穩悠閒,別被紅塵中的紛紛擾擾,攪得自身過於庸俗貧困過度忙亂不堪。
其實真正悠閒的人生,不必花很多很多的錢。
花大錢的生活是「奢侈的生活」,不是「悠閒的生活」。悠閒從未與金錢掛勾。
你有多久沒悠哉仰頭望月發一會兒小呆?
下午那場讓像引擎過度使用熱烘烘城市降下溫度的大雨,你是否從踏出辦公大樓、從水氣尚未完全蒸發的路面上得知此條消息?
記得有人曾說過:「如果沒有很多很多愛,我想要很多很多錢。」
很多時候我們容易遺忘真正重要的事。
真正的愛並不局限於人類之間,更多真實之愛存在於天地萬物之中,如果我們夠幸運擁有愛和美的眼睛與心情,隨時隨地皆能收穫滿滿的愛與情,在浩瀚宇宙中一顆小小地球上的一顆小黑點上,伸展萌發一種名為「閒情」的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