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3

謝景勛
台南市台南一中二年十六班
街道上垃圾遍布,環境雜亂,疾病叢生且貧窮困頓……這些是你對印度的印象嗎?我們或許都是從課本或課外書籍中「知道」這些描述,而部分的確是事實,但,唯有親身走在那些街道上,親眼所見當地的民情,體悟到他們的價值觀,才可勉強稱之「了解」當地風俗民情。
這個暑假,我到印度擔任國際志工,服務對象是從工廠被救出的童工。童工,在印度屢見不鮮,他們從小被迫從事粗重的勞力工作,因此,他們從沒有多遠大的夢想,不知如何改變自己。而我們此次前去,便是要他們拾回屬於自己的美好時光。
曙光照進禮堂,如聚光燈打在一群孩童身上,他們一排排如佛像般在地上打坐冥想,多麼寧靜安祥的早晨。這是印度人每天的例行公事,規率有條理的生活,是他們與其他國家不同的地方。
活動期間,孩童們永遠掛著天真無邪的笑容,或許這就是他們的臉譜。看著他們燦爛無比的神色,彷彿過往的種種災難全數蒸發,化為雲煙,有如核災過後的車諾比一旁的森林,竭盡心力恢復生意盎然的樣貌。
走在街頭,意外遇見從沒見過的奇景,一輛公車突然拋錨,噗噗幾聲發動不了後,一旁的店鋪老闆見狀,紛紛停下手邊工作,一同幫忙推著這輛公車前進。不久,有如龍獸現形,公車當頭,人群為尾,在道路奔馳。
印度人生性開朗,不容易悲觀是他們的特長。生活就是他們的玩樂,處處皆是他們的樂子,就像他們認為推公車是件有趣的事。反觀台灣人只要公車、火車誤點,便會不耐煩,在心裡謾罵;印度人正好與我們相反,這就是他們心理健康的主因。
返台後,我彷彿被印度人影響,讀書累了便在地上打坐冥想;吃飯沒帶餐具又如何?使用手抓飯,試著不要因種種突發狀況有太多負面情緒。其實,我不是印度人,就算我短暫待過,也無法真正了解印度人如何擁有樂觀的天性,正如同我與印度相遇之前,猶如中間隔了如恆河般遙遠的距離,只能在岸邊遙望著那一張張樂觀的臉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