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經典】 天才之作 挑戰感官極限《在黑暗中漫舞》

16

文/楊豫馨
《在黑暗中漫舞》導演拉斯.馮.提爾讓劇情游移於莎瑪的現實和幻想中:在真實殘酷的人生,他用鏡頭搖晃、對焦延遲、色調灰暗等手法營造類紀錄片效果;但當她逃避現實陷入美好的白日夢時,光影瞬間明亮多彩,取鏡穩定,帶出鮮明燦爛的歌舞場景……隱喻性強烈的影像語言一再挑戰觀眾的感官極限。
時序進入二○二○年,有幾部中外經典名片如《海上鋼琴師》、《海上花》等,都因上映二十周年而推出數位修復版陸續在台上映──這當中也包括了二十年前曾在台灣熱映逾半年、被CNN評為「影痴必看」、由丹麥奇才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執導的震撼名作:《在黑暗中漫舞》。
生動演活視障母親
單親母親莎瑪(碧玉飾)帶著十二歲兒子吉恩從東歐來到美國,租住一名警察比爾(大衛.摩斯飾)放於庭院的拖車中。她白天去不銹鋼水槽工廠當女工,下班接做手工活,努力賺錢。工廠同事凱西(凱薩琳.丹尼芙飾)憐惜莎瑪,餘暇時會陪她參加社區劇團演出或一塊欣賞老歌舞片,凱西知道那是莎瑪面對艱苦生活的唯一樂趣。
莎瑪本來就有遺傳性的眼疾,工作過度加速了視力退化,但她更擔心的是吉恩也得到家族的遺傳,她極力積攢存款,就是要當做吉恩滿十三歲時才能進行的眼科手術費用。
房東比爾因為自己妻子揮霍致使家計面臨窘境,面善心惡的他伺機接近單純善良的莎瑪,找到機會偷走了她全部的存款,情急之下,莎瑪開槍擊斃了比爾,原本就顛簸的人生自此陷入更無望的境地……
被《國家地理雜誌》譽為「冰島最著名出口品」的傳奇女歌手碧玉(Björk Guðmundsdóttir),在拉斯馮提爾力邀下,負責全片音樂製作、演唱,並跨行演出女主角莎瑪角色,兩方面都繳出了傲人成績!她真實生動地演活那位想為孩子治療痼疾的視障單親母親,脆弱又強悍,複雜的內心變化與內斂傳神的肢體表達,在許多近景特寫鏡頭之下帶來撼人、甚至讓人不忍卒睹的感染力量,表現幾乎無懈可擊。
創造歌舞片新高度
另外,因為莎瑪面對困境時,常以置身老式歌舞的連翩浮想做為情緒出口,碧玉在片中必須配合自己的原創音樂又歌又舞,困難度也頗高。例如最著名的兩個超現實橋段:一是工廠群舞,一是〈I’ve Seen It All〉歌曲的火車上眾人載歌載舞場面,音樂配合了多重鏡位攝影,表達出弱視莎瑪從聽覺連結到視覺的感官呈現,創造出歌舞劇情片的最新高度,無怪此片能在眾多強片環伺下,一舉奪得當年坎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及最佳女主角獎的雙料大獎。
《在黑暗中漫舞》屬於拉斯.馮.提爾繼《破浪而出》、《白痴》後推出的「良心三部曲」系列最終作品。這位超前於時代的導演讓劇情游移於莎瑪的現實和幻想中:在真實殘酷的人生,他用鏡頭搖晃、對焦延遲、色調灰暗等手法營造類紀錄片效果;但當她逃避現實陷入美好的白日夢時,光影瞬間明亮多彩,取鏡穩定,帶出鮮明燦爛的歌舞場景……大膽反差,隱喻性強烈的影像語言一再挑戰觀眾的感官極限,也鋪陳出人類心靈的獨特視角。
這部經過時間淬鍊、長留影史的鉅作於二十年後推出全新數位修復版本,據說由於版權年限的關係,未來不會發行實體光碟。經典作品光芒再現,不論是重炙舊作或者新鮮接觸,觀眾都應把握住《在黑暗中漫舞》重返大銀幕的機會,走入劇院細心體會這部天才之作。

《在黑暗中漫舞》導演拉斯.馮.提爾讓劇情游移於莎瑪的現實和幻想中:在真實殘酷的人生,他用鏡頭搖晃、對焦延遲、色調灰暗等手法營造類紀錄片效果;但當她逃避現實陷入美好的白日夢時,光影瞬間明亮多彩,取鏡穩定,帶出鮮明燦爛的歌舞場景……隱喻性強烈的影像語言一再挑
《在黑暗中漫舞》導演拉斯.馮.提爾讓劇情游移於莎瑪的現實和幻想中:在真實殘酷的人生,他用鏡頭搖晃、對焦延遲、色調灰暗等手法營造類紀錄片效果;但當她逃避現實陷入美好的白日夢時,光影瞬間明亮多彩,取鏡穩定,帶出鮮明燦爛的歌舞場景……隱喻性強烈的影像語言一再挑
《在黑暗中漫舞》導演拉斯.馮.提爾讓劇情游移於莎瑪的現實和幻想中:在真實殘酷的人生,他用鏡頭搖晃、對焦延遲、色調灰暗等手法營造類紀錄片效果;但當她逃避現實陷入美好的白日夢時,光影瞬間明亮多彩,取鏡穩定,帶出鮮明燦爛的歌舞場景……隱喻性強烈的影像語言一再挑
《在黑暗中漫舞》導演拉斯.馮.提爾讓劇情游移於莎瑪的現實和幻想中:在真實殘酷的人生,他用鏡頭搖晃、對焦延遲、色調灰暗等手法營造類紀錄片效果;但當她逃避現實陷入美好的白日夢時,光影瞬間明亮多彩,取鏡穩定,帶出鮮明燦爛的歌舞場景……隱喻性強烈的影像語言一再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