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谷關溫泉鄉探路之旅

14

文/滿佳
這是我第二次去谷關旅遊,十多年前九二一地震之後,首次進入這溫泉鄉,下車抬頭環顧四周,感覺群山坑坑疤疤了無生氣,不見青翠只有創傷,心情驀地沉下去。
這回的旅館依傍大甲溪而築,客房陽台門一開,青山偕綠水排闥而來,徜徉大自然懷抱的輕鬆感油然而生。山林發揮了自我復癒的再生能力,歷經多年休養生息,已恢復它原本的蓊鬱翠綠面貌,看著教人感動。
溫泉文化源遠流長
谷關溫泉在清光緒末年就被發現,日本時期被酷愛泡湯的日人將其發揚光大,現已是台灣頗富盛名的溫泉鄉,所有的旅館都有相關設施招徠旅客。
房間內水龍頭一開,濃濃的硫磺味撲鼻而來,洗手之後,掌心真有溫泉水滑洗凝脂之感,連開水也帶著淡淡硫磺味,客房阿姨言之鑿鑿推薦說:喝此湯對關節炎、腸胃炎都有紓緩助益,我們便也入境隨俗的暢飲了。
其實唐代胖美人楊貴妃早就表演過「春寒賜浴華清池……侍兒扶起嬌無力」的撩人出浴圖,可見國人利用溫泉的歷史應早於日本人,偏偏中國多災多難,精緻的溫泉文化被移植扶桑成長,甚至超越中國躍居代言人,國人只能禮失求諸野,遠度重洋尋溫暖。
泡湯同樂中日有別
團員中有位歐吉桑就宣稱,去日本泡湯,靜靜躺在水氣氤氳暖暖的池中,感受體內氣血正順暢循環,是人生一大享受,台灣僅能算玩野湯,意思到了而已。
果然,谷關吊橋兩端林立的旅館附設的露天池,看到許多男女老少著泳衣泡在水裡,大人站在號稱有按摩功能的強力水柱下,任憑水流沖擊雙肩,臉上滿是很受用的表情,而更多人是並排躺著泡湯聊天。
小孩則是活力十足潑水打仗,池水及膝安全無虞,歡笑聲傳得老遠,養著溫泉魚專吃腳部角質的泡腳池,也不遑多讓的人氣滿滿。國人寧捨獨樂的浸泡偏好眾樂熱絡的泡湯模式,或許就是中、日二國民情差異之處吧!
階梯登高考驗膝蓋
此行我的目標是全程一點三公里的捎來步道,據說登上最高點的觀景台,谷關全貌可盡收眼底,令人嚮往。但這是個樂齡團,三部遊覽車勉強只湊到十四人有意登頂,隔天一早八點跟著導遊出發健行。沒想到步道從頭到尾都是陡上陡下,以及猶如天梯般的階梯,膝蓋負荷超載啊!
最終走完全程的,只有導遊和區區三個團員,幸好有谷關那片山高谷深寬闊的山林天地一路陪著,算補償了。
泡湯之約來日再續
我覺得步道只消依山勢起伏維持原狀稍加清理整平即可,無需刻意鏟除原有的石頭、樹根加工砌成水泥道,自然的土路反而好走,都市已然是水泥叢林,何必再將山林水泥化。建議政府在整修時,最好找了解體能愛爬山的行家負責,否則整出讓人望之卻步的蚊子步道,豈不勞民傷財白忙一場。
因行程緊湊,儘管全身汗水,也只能匆匆洗把臉就趕去集合,來不及舒暢泡湯,真有空入寶山之憾。想到昨晚我把陽台門一關、窗簾拉上,喧鬧的溪水聲連同塵囂全被隔絕,在闃靜中擁有一宵好眠,直到天亮神清氣爽醒來。這讓我上車後立即動手規畫,定要完成這趟未竟的爬山兼泡湯之旅。谷關!等著我,我很快將再到訪。

歷史悠久的谷關吊橋。圖/滿佳
歷史悠久的谷關吊橋。圖/滿佳
依傍大甲溪而築的旅館。圖/滿佳
依傍大甲溪而築的旅館。圖/滿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