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20假聲男高音 奧林斯基 游於藝 既古典又現代

12

文╱楊慧莉
近年來,歌劇界出現了一顆耀眼之星,他是未屆而立年,卻已被知名古典樂雜誌《留聲機》評為「年度年輕藝術家」代表人物的假聲男高音奧林斯基。他不僅歌藝精湛,還是「舞」林高手,更難得的是,古典與現代、歌聲與舞動透過其俊美身形的詮釋,一體成形,毫無分野……
藝壇新星
能歌善舞  玩美於一身

想像中,流行歌手,唱的該是搖滾樂、爵士樂、嘻哈樂等現代曲風,大概少有人會聯想到古典樂,但有一個人打破這樣的刻板印象,他是出生於波蘭華沙的雅可.奧林斯基(Jakub Józef Orlińksi, 1990-)。
過去三年來,奧林斯基不斷出奇制勝,先是二○一七年夏天以一身輕裝在法國普羅旺斯電台音樂慶典所錄製的影片,在YouTube創下四百多萬次的超高點閱率,一炮而紅;二○一八年發行首張專輯《神聖的靈魂》(Anima Sacra),廣獲好評;去年臨危受命,在格林德伯恩歌劇節演出韓德爾歌劇作品《里納多》(Rinaldo)要角時,舞台上唱滿三小時,展現一流唱功,並於十一月發行個人的第二張專輯《愛的容顏》(Facce d Amore)。種種亮眼表現為他贏得了「巴洛克搖滾明星」的封號。而他,至今仍未屆而立之年。年輕,再加上亮麗的外型,前途不可限量。
那麼,這位在歌劇界迅速竄紅的耀眼之星是如何發跡,又有何特異之處?
童年參加合唱團
許多人念書時都有參加合唱團的經驗。多半的人並不以為意,或是唱完就過去了,但奧林斯基的演唱生涯卻始於此,「我從小參加華沙男子合唱團,那十年對我往後的生涯有著重要的影響。」
隨著時間,他對音樂有所體會和感悟,知道如何用自己的嗓音表達。為了成為一個更好的歌者,他開始接受獨唱的訓練,過程中漸漸愛上那種一切取決於藝術家的感受,也很喜歡練習和設定新的目標。那段經驗也讓他對神聖的音樂開了眼界。
儘管「熟能生巧」讓他益發喜愛音樂,奧林斯基坦承自己高中時也曾徬徨過。他的家人有著視覺藝術的專長,畫家、設計師、建築師等都讓他欣羨,想步其後塵,可惜在嘗試後自覺一團糟後回到他的最愛:音樂,並前往華沙的蕭邦音樂大學展開假聲男高音的專業訓練。
專精假聲男高音
就讀期間,奧林斯基參與學校的許多演出。二○一二年起,他成為華沙大歌劇學院的學員,接著又在二○一五至二○一七年間到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研習。二○一六年,他參加大都會歌劇院全國委員會試鏡,得到總決賽冠軍。隨著漸漸嶄露頭角,他在全球諸多知名表演廳有演出的機會,包括卡內基表演廳、法蘭克福歌劇院、茱莉亞歌劇院等。
一開始學唱歌劇時,奧林斯基有些戰戰兢兢,但在唱了普賽爾(Purcell)的作品《蒂朵與艾尼亞斯》(Dido &Aeneas)中第二女巫的角色後,覺得快樂、心滿意足而想一直唱下去。他知道自己只要心想就能事成,只要努力,就能一天天進步,愈來愈接近更好的自己。
而他所專精的「假聲男高音」,又是如何唱出來的呢?
「顧名思義,就是用假聲音唱出來。通常你自然唱出時,整個聲帶都會震動,但如果用假聲或頭聲,就只用到聲帶的邊緣,這樣聲音就可以飆很高。」奧林斯基說。
五分鐘一鳴驚人
奧林斯基的假聲男高音在法國普羅旺斯電台音樂慶典中一鳴驚人。當時他應慶典主辦單位邀約,要在一個訪談節目中唱五分鐘當作結束。原本是另有其人,但這人爽約,於是他臨時代打。
由於前一天在慶典裡玩得很嗨,第二天早晨醒來就有些後悔了,因為他不確定自己能否唱得好,但既然答應了,就義無反顧。當他詢問是否要盛裝時,卻得到了類似「就是電台訪談,沒人看得到你」的回覆。那天很熱,他便穿上短褲、襯衫和布鞋,輕裝以赴。當他與鋼琴演奏家到達會場,才得知演唱其實會在臉書上直播,心想「早知就該穿像樣點的服飾」,但為時已晚。
然而,奧林斯基演唱韋瓦第詠嘆調所錄製的影片卻一夕爆紅,讓他喜出望外。要他解釋原因,他也說不準,倒是有聽人說是「他們平易近人的裝扮配上韋瓦第深具感染力的美麗樂章,讓許多人看到後按讚並大肆轉傳」。對此意外爆紅,他非常感謝慶典主辦單位給了他一個絕佳的獻聲機會。
斜槓青年愛旅遊
不過,這位歌劇界的新秀不僅歌藝精湛,「舞」功也很厲害。小時候,他很活潑好動,喜歡到處奔跑、爬樹、翻滾做體操。有一天,他決定嘗試霹靂舞,一跳就愛上了。從青少年起開始跳,有九年的時間讓他不斷精進自己的舞技,不僅與人合組知名的霹靂舞團「Skill Fanatikz Crew」,還曾拿下街頭霹靂舞比賽的冠軍。
除了能歌善舞,奧林斯基還以亮麗的外型擔任波蘭的《時尚》、法國的《公民K》等雜誌的平面模特兒。在身兼多職後,這位目前事業正起飛的斜槓青年,坦承再也無法顧及其他的嗜好了,但他很慶幸至少還有一項愛好可以讓他去各地表演時兼顧,那就是旅行,「我喜歡旅遊,藉此造訪有趣的景點、了解不同的文化、認識新的朋友,或許就只是探索,看看大自然,對於鬱鬱蔥蔥或白雪靄靄的山群景象尤其上心。」
消弭界線
打通古典樂任督二脈

奧林斯基所擅長的兩樣本事:假聲男高音和霹靂舞,一個古典,另一個現代,如此違和,他身邊有許多人在無知的情況下,告誡他棄舞從歌,但他從來都不聽。他表示,之所以喜歡把街舞這種嘻哈文化與歌劇世界混在一起,是因這兩樣看似不搭軋的東西其實有很多共通點。
一切拜街舞之賜
不過,歌劇新秀坦承自己一開始也覺得怪,但後來發現歌劇和街舞很搭,可並行不悖。有時候,導演要求他在舞台上跳個兩下,他就翻幾個觔斗暖身,伸展後背,順便拉開聲帶肌肉開嗓。
「你可以從一種藝術形式獲益良多,並將其運用在其他藝術形式裡。舞台上耍個特技,並非只是喜歡,而是藉此喚起身體意識……只要身體甦醒了,我就知道我的聲音會以較好的方式配合了。歌劇表演,讓我覺得舒服自在,因為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奧林斯基說。
他也在臉書分享街舞如何讓他了解自己身體運作的方式,懂得遵循紀律,找回身體平衡,增進自己的唱功。不僅如此,他甚至將自己的藝術生涯歸功於年少時就接觸了街舞,「它結合了肢體動能和創意力,讓你好自由,若非這種獨特的藝術,我就不會有今天的成就。多年來,我透過街舞和因它而起的遊歷,愈來愈認識自己,也沿途認識了很多幫助我的人,我所加入的舞團,團員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形同家人。」
對奧林斯基而言,需要發聲的歌唱也是一種肢體動作;唱歌、跳舞讓他持續探索自我和身體,也從自己的身上找到所扮演的角色,「我分析所飾演的角色,再把它體現出來,並愛上在角色身上所發生的故事。」
說起對著觀眾表演時的當下感受,他這麼形容,「有時你像在沉思,有時又像被催眠,你焦慮、恐懼又快樂。音樂可以引發很多情緒,讓人難以解釋。」
奧林斯基不僅從歌唱中感受身體的律動,打破唱歌與舞蹈的分野,也試圖拆解古典與現代的界線。他所演唱的歌劇雖是十八世紀的樂曲,但他也意識到韓德爾、韋瓦第等作曲家其實是他們那個時代的流行樂手。
「基本上,我把巴洛克音樂當作流行樂,只是非我時代而已,」奧林斯基在接受《紐約客》雜誌專訪時表示,「有時,我覺得自己就像美國創作歌手賈斯汀(Justin Timberlake),一切是那麼新奇有趣,我演唱時想好玩些,一點也不想拘謹。」
擴大古典樂族群
他對歌劇的態度、在社群媒體的高曝光率,都吸引了大票的年輕族群去看他的表演。這些新粉絲有時還會打破古典歌劇演唱會上鴉雀無聲的氛圍,他們大聲歡呼,甚至拿著手機拍下偶像演出的精采片段。
事實上,「擴大古典樂欣賞族群」是奧林斯基作為一個歌劇新人的心願,「引領新族群走進古典樂,是我的目標;老實說,我還真辦到了,有些『新』觀眾後來跑來跟我說,這是他們第一次聆賞古典樂,覺得很喜歡,他們之所以來,是因為看了我的社群媒體『Instagram』,發現了另一種有趣的生活型態。」
而今,奧林斯基的社群媒體上已有四萬多名的追蹤者,其魅力可見一斑;最重要的是,在他結合街舞的熱情詮釋下,歌劇有了新的生命,吸引千禧年出生的年輕族群一同欣賞高階藝術的真善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