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 綠色長三角 夢裡水鄉回來了

8

文/記者魏一駿、秦華江、程士華、鄭夢雨
從地圖上俯瞰長江三角洲,交錯密布的河湖水系,讓這片中國大陸經濟活力創新的高地更添靈動和秀美。而太湖、洪澤湖、巢湖三大淡水湖,恰如點綴其上的三顆寶石熠熠生輝。
臘月時節,沿安徽合肥市環巢湖大道行駛,湖區內側的淺灘、溼地片片相連,杭埠河、派河等入湖口湖水清澈、波光粼粼,一批正在培育中的生態溼地在冬日萌發勃勃生機。
在南淝河入湖口,東側是濱湖溼地森林公園,西側是四萬多畝的十八聯圩生態溼地。作為巢湖治理最難啃的「硬骨頭」,南淝河水質近期已連續兩月實現了國考斷面水質達標,這也是最後一個達標的環巢湖入湖河流。
治水是一道必答題
然而,眼前風光宜人,得來並不容易。「國家重點治理的太湖、巢湖、滇池三大湖中,太湖地處南方疏水網地區,水多、水滯、水髒問題突出,滇池是高原湖泊,面臨水少、水滯、水髒難題,巢湖則兼而有之。」巢湖研究院院長朱青說。
合肥市環巢湖生態示範區辦公室主任高斌友表示,近八年來,合肥累計投入超過人民幣二百億元,推進以巢湖生態修復保護為重點的環巢湖工程建設,巢湖水質呈現逐步好轉態勢,巢湖湖區主要汙染物濃度指標持續下降。
復見清波的不只是巢湖。儘管面臨著諸多困難和挑戰,江蘇、浙江、安徽三個省分都意識到,治水是一道擺在面前的必答題,必須將其納入區域環境的大局中統籌考慮,以大型淡水湖治理為牽引,帶動周邊環境整體提升。
從太湖南岸穿過一條馬路,就是浙江湖州吳興區七十二條入太湖的溇港之一羅溇港。寬闊的河道,平緩的護岸,沿岸線整齊種植的櫻花樹……不久前,這裡剛剛通過浙江省級「美麗河湖」的評審。
「從二○○八年開始,湖州就謀畫了環湖河道整治等系列工程,提高區域水資源優化配置能力,完善區域防洪排澇格局,也兼顧航運等綜合效益。」湖州吳興區治水辦專職副主任張韜說,目前羅溇基本上常年保持Ⅱ類水(指過濾後可成為飲用水),保證「涓涓清流送太湖」。
訂制度防過度捕撈
得天獨厚的環境孕育了長三角(長江三角洲城市群)水系豐富的漁業資源,白魚、銀魚、白蝦、湖蟹等優質水產讓湖泊成了漁民的「聚寶盆」,但由此也引發了過度捕撈的惡果。
以洪澤湖為例,河蜆可捕量從二○○五年的十點零一萬噸降到二○一三年的二點二萬噸,有效捕撈時間由二○一二年以前每年八個半月降低到二○一三年的二個月。
為拯救河蜆、河蚌、螺螄、銀魚等水產品資源,江蘇省洪澤湖漁業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先查清底數,制訂完善限額捕撈制度,並規定漁民到指定碼頭交易,接受漁政部門監督,以保證水產種群自我恢復能力。
洪澤湖漁管辦幹部陳林說,多年來,洪澤湖實行捕撈「負增長」制度,漁業資源逐步得到涵養和恢復,河蚌、螺螄總量由十年前的九萬噸上升至二十六萬噸,春季銀魚也由五年前的二百八十噸增至五百三十噸。
作為江蘇省內最大的淡水溼地自然保護區,洪澤湖溼地目前有包括國家一級保護鳥類大鴇、東方白鸛、黑鸛、丹頂鶴等一百九十餘種鳥類,近來還發現世界瀕危鳥類震旦鴉雀。獨特的旅遊資源,讓當地居民和遊客讚歎:「夢裡水鄉又回來了。」
因地制宜
治水用科學理念方法
「錦堤蝶醉」、「蘆花飛絮」、「煙雲夢澤」、「蔚林荷語」……一塊塊依不同時節而定名的景觀,讓屬於南太湖水系的湖州長田漾溼地公園充滿詩情畫意。
冬日的公園,搖曳的蘆葦和原生的野花烘托出原生態的意趣,本地居民和遊客在其間閒庭信步,適意漫談。
「相較於太湖北岸的無錫、蘇州等地區,多年前南太湖只是小漁村,在大力發展經濟的過程中,也犧牲了環境。」南太湖新區治水辦副主任蔣仕斌說。
有了過去的經驗,如今各地因地制宜,堅持科學的理念和方法,保護和開發水資源,也緊盯重點難點,整治歷史遺留問題。像是淘汰水泥、印染、造紙……等一批批高汙染產業,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服務業集聚區和國家級旅遊度假區。
「哪裡群眾反映呼聲大,我們就從哪裡開始著手。」湖州市治水辦主任周峻說,經多年整治,目前太湖在湖州的六十五公里湖岸線往內二公里,已基本沒有任何工業。
「氮磷元素是造成水體藍藻水華的『罪魁禍首』,二○一九年我們投入五十多萬元(人民幣),從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引進能吸收氮磷的中山杉,下一步將根據湖區試點效果,酌情擴大種植面積。」安徽省巢湖管理局副局長蔣大彬說,也同時加強區域協同聯動,形成推進跨區域治理合力,積極謀求產業轉型,著力培育綠色發展新動能。
一門大閘蟹養殖的技術,傳到盧瀛峰手上已經到了第三代。與祖輩在太湖自然水域中養蟹不同,他的養殖場移到了臨近湖邊的人工池塘裡。穿過開闊的養殖區,盧瀛峰把記者帶到三個緊挨的池子前。
「前幾年,我認為在自然水域養殖不符合生態化、標準化的大趨勢,就提前謀畫建了這個養殖場,所有養殖的尾水都要經過沉澱池、曝氣池和生物淨化池等七個環節再達標排入太湖。」盧瀛峰說,規模化標準養殖讓他的大閘蟹銷量近四年以年均百分之百左右的增速增長,二○一八年公司產值達人民幣五千多萬元。
生態環境
最公平的公共產品
綠萼梅、江梅、黃香梅等梅花品種,在全長一千公尺、占地七十五畝的洪澤湖古堰梅堤簇擁,每年到了梅花綻放時節都成為市民遊客的「打卡點」——這裡是洪澤湖畔最大的觀湖賞花生態公園。
「親水平台,休閒節點,以及觀光車道、自行車道和遊步道構成的循環交通體系,讓有著上千年歷史的大堤突破了防洪、交通的單一功能,無論遊客還是市民都能享受到環境提升帶來的獲得感。」正在公園內拍照的南京遊客沈睿說。
良好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湖州長興縣的圖影溼地文化園距太湖直線距離不足一公里,三面環山,素有「無船路不通」的說法。冬日蕩舟湖上,但見道道漣漪,遠處時有白鷺掠過水面。
為保護溼地生態環境,二○一五年,地處溼地範圍內的部分村莊開始外遷,這讓村民在當時犯了愁:作為收入主要來源之一的菱角無法繼續種植,生計從何而來?
「二○一六年四月,溼地周邊優良的生態環境吸引了太湖龍之夢樂園項目入駐,吸納了圖影周邊百分之七十五的村民就業。」太湖圖影旅遊度假區管委會生態旅遊辦主任喬劍鋒說。
二○一六年十一月,在泰國清邁舉辦的國際灌溉排水委員會(ICID)第六十七屆國際執行理事會全體會議上,湖州太湖水利遺產入選直接灌溉工程遺產名錄,這一自春秋時期萌生雛形的水利工程「活化石」又一次走入人們的視野。
作為申報節點之一,湖州織里鎮義皋村將這一值得紀念的事件刻在村口的石碑上。整潔的村道,潔淨的河水,走在村裡偶遇了五十五歲的村民鄒金建,熱情地把記者帶到家裡。
「現在村裡環境愈來愈好,保持路面和河道整潔都靠村民自覺,前幾年村裡還建了『溇港文化展示館』,來村裡的遊客也愈來愈多。」鄒金建和妻子李守芳不住感慨村莊和周邊環境變化之大,「這幾年孩子都成家了,日子一年比一年好,我們想著開個農家樂,讓更多遊客感受水鄉的環境和熱情。」

太湖風光  圖/新華社
太湖風光 圖/新華社
安徽巢湖。圖/新華社
安徽巢湖。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