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8碗湯麵 穿木屐月台叫賣

8

【記者江俊亮專題報導】家住阿里山鐵路奮起湖車站旁的林金坤,小時候每逢小火車進站,就要頭頂八碗湯麵、穿木屐到月台叫賣,懷念那段穿木屐的辛酸歲月,他成立木屐館,蒐集了數百雙木屐,每雙都有名人或好友簽名,並打造一雙高二公尺的巨型木屐作為鎮館之寶。
蓄著一把白鬍子的美髯公林金坤,有人說他長得像國畫大師張大千;從小在山城長大的他說,不確定自己像不像張大千,但海拔一千四百多公尺的奮起湖山城,經常有雲霧湧現,倒是有點像張大千的潑墨山水畫。
2公尺巨型木屐
鎮館之寶
林金坤家裡的木屐館,裡面有一雙高二公尺、各重達兩百公斤的巨型木屐,以及大大小小木屐數百雙,上面的簽名包括國家元首、副元首、政府官員、演藝人員、作家、藝術家等琳瑯滿目。
林金坤表示,之所以想到蒐集木屐,是因為奮起湖從前是木屐原料「江某」(鴨腳木)的產地,加上他小時候是穿木屐長大的,自從懂事以來,就得幫助母親賣麵。
小學時只要聽到火車汽笛聲,就知道有火車要進站,必須趕快頂著八碗麵到月台叫賣。
至於為什麼一次要頂著八碗麵?林金坤說,那是他讀小學時的體力負荷極限,不論是捧著或頂著,餐盤也只能裝得下八碗。
在蒸汽火車的年代,小火車會停留在奮起湖加水添媒,因此乘客會留在車上用餐。但小火車的窗戶比他還要高,碗盤若沒拿好,麵湯就常將他淋成落湯雞。不過,既使再狼狽,也要等乘客吃完麵以後,再上車收拾碗盤,趕在火車開動前下車。
林金坤指出,回憶起那段穿木屐、來回於自家麵攤與月台間的賣麵歲月,既心酸又懷念。由於阿里山公路是在一九八二年才開通,在此之前,小火車是唯一前往阿里山的交通工具,他家因地利之便,就開起「登山食堂」賣便當,並逐漸打響「奮起湖火車便當」聲譽。
奮起湖四面環山,山林中出產俗稱「江某」、油桐等樹種,是製作木屐的好原料。林金坤的祖父、父親過去都是伐木工人,經常上山砍伐江某,並將江某製成木屐粗胚後,再透過小火車運送下山販賣,因此阿里山鐵路有一站叫「木屐寮」。
對於木屐,林金坤有一股特別的感情。他說,小時候過年前,父母都會為孩子買一雙新鞋,但大家都捨不得穿,只有過年那一、兩天才會穿,之後就收藏起來,改穿木屐,但是木屐會發出聲響,學校不准穿,因此大家平日都打赤腳上學。
林金坤笑說:「別人是用文字、用照片寫日記,我是用木屐寫日記。」他指著牆上一雙大木屐說,這是二○○九年三月十九日,日本育櫻會、台日李登輝之友會到奮起湖種植七百五十株「河津櫻」的見證。
見證台日情誼
木屐寫日記
他說,當時台日雙方在奮起湖中和國小校門前,豎立一塊石碑,上面以「河津櫻花」鐫刻一首藏頭詩,他也邀請雙方代表在這雙大木屐上簽名留念。往後每年春天奮起湖「河津櫻」盛開,他就會想到這段台日情誼。
林金坤表示,如今他還記得當時的台灣代表城仲模闡釋「櫻」這個字的意義,指「櫻」是一名母親帶著兩個寶貝在樹旁賞花,代表圓滿的家庭與親子關係,他覺得解釋得非常好,也作為自己的治家格言,這雙木屐將留作傳家寶。

奮起湖耆老林金坤(圖)打造一雙高二公尺的巨型木屐,作為木屐館的鎮館之寶。
圖╱記者江俊亮
奮起湖耆老林金坤(圖)打造一雙高二公尺的巨型木屐,作為木屐館的鎮館之寶。
圖╱記者江俊亮
林金坤的木屐館充斥大大小小木屐,每雙木屐都有名人或好友簽名。圖╱記者江俊亮
林金坤的木屐館充斥大大小小木屐,每雙木屐都有名人或好友簽名。圖╱記者江俊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