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妹,來生再見

23

文/吳芳枝
一大早接到養老院通知,三妹跌倒緊急送醫。趕到醫院時,醫護人員已將三妹手腳綁在床架固定,避免因掙扎把針頭甩脫,看她身軀扭曲喘得很痛苦,實在不捨與不忍。
我輕輕喚她:「妹,忍耐點,打完針就舒服了。」經檢查後發現她肺部整個纖維化,這是罹患比肺癌還棘手的「菜瓜布肺」。肺部纖維化,影響氣體交換,導致呼吸困難甚至衰竭,醫生說病況惡化快速,死亡率很高。
三妹命運多舛,自幼罹患罕見眼疾,視力很差,十二歲轉到台中啟明學校就讀。
在學校除了日常生活訓練外,也學習怎麼適應週遭環境,以便自理生活。學會點字後能大量閱讀書籍是她最快樂、充實的時光,彷彿生命絕處逢生獲得希望。
三妹的語文表現獲得師長讚賞,她花時間練習寫作、發表作品,雖然備嘗艱辛卻樂在其中。我將她的作品集結成冊,分享親友。三妹從不因為失明,而怨天尤人,她的開朗值得我們學習。
有一次,她要我陪伴參加視障路跑。比賽當天,一口氣要完成五公里的路跑,確實頗有難度,我想打退堂鼓,她反而鼓勵我不要退縮,只要心意堅決,沒有辦不到的事。最後終於完成挑戰,三妹,我為妳驕傲。
照顧身心障礙孩子的父母,經歷的痛苦,承受的壓力,非身歷其境,外人無法體會其苦。母親年老無力照顧三妹,安排她住進照護中心,距離住家很近,家人常常去陪她說話。有一次,看她倚立窗前,孤單寂寞的身影,一陣心酸,我眼淚簌簌流下。
母親往生後,我每天陪她念誦佛經,悲痛漸漸平靜。想不到三妹在短短三個月後也跟著母親走了。三妹一生未婚無牽掛,六十年像一陣風輕輕吹過。三妹,我們為妳祈願,願來生妳擁有明亮的眼睛,安息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