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時歡喜】 大寒卻暖雪晴天

20

文/林念慈
大寒時節,雖有陣陣寒氣逼人來,卻也是冬春交替之際,一年將盡,一年又至,過了此時便立春,四季再次循環往復,象徵無限希望。
唐代元稹說了,此際梅花與柳樹早已呈現等候的姿態,只待陽春一到,便要白梅綻放、綠柳搖曳,與東風歡喜共遊;我也始終相信,冬天從來不蒼白,你看紅梅開得正好,楓葉也是,熊熊地燃燒著,遍地都是紅紅火火的日子,所以天氣涼倒無所謂,不寒心便是了。
宋朝詩作〈和仲蒙夜坐〉寫出了這樣的場景:「宿鳥驚飛斷雁號,獨憑幽几靜塵勞。風鳴北戶霜威重,雲壓南山雪意高。少睡始知茶效力,大寒須遣酒爭豪。硯冰已合燈花老,猶對群書擁敝袍。」風大不管,天冷不管,燈花結了一堆也不予理會,只要有書可讀,精神饜足就好,真把那超然物外的形象寫活了。
冬日氣溫雖低,反而能沉澱心靈,更生出幾分悠閒的情致,倘若覺得冷,不妨就著紅泥小火爐,煮茶溫酒,讀幾本好書,把生活寫成一首動人的詩。
除了閒適,詩人陳著〈游慈雲〉更寫出了另一種情懷,他說:「老懷不與世情更,才說閒行興翼然。微溼易乾沙軟路,大寒卻暖雪晴天。未曾到寺香先妙,底用尋梅山自妍。笑問松邊人立石,汝知今日是何年。」詩人已不再年輕,但即便是「老懷」,也能擁有「新情」,在大寒這一日,他依然興致勃勃地尋訪梅花與進香,彷彿從未老去;或許永保對生命的好奇與熱忱,邁開腳步,去欣賞、去探問,就是詩人的「不老傳奇」,於是他在人生的冬天裡,也能擁有別樣風情。
誰說下雪都是孤燈獨照,薄被寒衾呢?別忘了岑參把壓在枝幹上的厚重雪塊,形容成「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春天也確實是這樣到訪的,往往總在人間最寒冷無助的時候,從枝頭萌生一線希望。
俗諺道:「大寒過年。」天寒地凍,農人順天應時,讓土地休耕養息,也細細收藏一整年的辛勞與成果;再過幾日便是除夕,舊歲不能除,而是又添一歲,我們正好在新舊之間淘洗,把生活的雜質過濾掉,進化成更好的自己。歲末冬藏,每個人都忙著清理、忙著謝天與謝地,也忙著許下心願,只要日日與重要的人團聚,縱然遇雪,也都是晴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