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物幽思】大風草

16

文/梁純綉
朋友有弄璋之喜,我前往道賀。一到她家門口,陣陣清香又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原來朋友的婆婆正在熬煮晒乾的大風草,這是要給產婦沐浴用的洗澡水,我誇獎朋友的婆婆疼愛媳婦,在E化的時代,還遵循古風專程張羅。
農業時代,孕婦生產前兩三個月左右,家人(大都是婆婆)就到林野間採集大風草,雖名為大風草,其實還包含有艾草、抹草、香茅、樟樹葉等,稍加清洗後,晒乾備用。
當時的孕婦都是在家生產,醫藥不足,衛生環境也欠佳,避免產婦的傷口被細菌感染,所以用大鍋、小火燜煮大風草,這些植物具特殊香氣,作用即是祛風、避寒、殺菌;又認為產婦不宜碰冷水,因此,熱騰騰的的大風草,得耐心等待稍涼後再使用。
大風草的汁液色澤有如琥珀,散發怡人的香氣,30年前,自己從醫院生產返家,理論上不用擔心傷口的問題,但婆婆一番好意,我也樂於享受大風草浴的芬芳。
農業時期的婦女,從早到晚,日日夜夜像陀螺忙個不停,她們只有在坐月子時,不用做太粗重的工作,可以稍微喘口氣;當婆婆的,除了為媳婦打理吃的,另外就是準備大風草。隨著時代的進步,醫學的發達,大風草的重要性已式微,坊間也有販賣大風草的藥包,放入熱水中快速融化,極為方便;到郊外採摘、自己熬煮的情形已少見。
再度目睹久違的大風草,幸福感油然而生,其實,它不限產婦使用,一般民眾也可以洗澡、泡澡或泡腳,有消除疲勞及安眠的功效,我們都不妨一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