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人間】 鄉下年節情味濃

5

文/小魚媽媽
熱氣氤氳的粿香,是通往年節歡樂記憶的藏寶圖,為了找回古老年味,我翻出自喪親後封存多年的蒸籠,準備做一些鹹粿分贈親友。
外出磨米漿時,巧遇外子同學的母親,身形嬌小、滿頭白髮的她,手裡拎著布包正準備上街採買,相互寒暄時她笑問:「你也會炊粿?」使我一時語塞。由於日前成品已遭瓜分完畢,只好叮囑她取消店家預訂,待我蒸好下一批後再送過去。
村長磨漿時有感而發,憂心我輩再不接手,這些古早味恐怕會在村內絕跡。反觀老一輩的鄰居阿珠嬸,年逾八旬仍堅持「欲做到袂做為止」。雖然長媳、次媳為生計汲汲營營無暇傳承,原籍越南的三媳、四媳卻視若珍寶,跨越了語言的鴻溝,跟著婆婆學做菜包、鹹粿,一步一腳印地努力延續手藝。不像我常以忙碌為由,買一塊祭祖便宜行事。
柴燒蒸煮三小時,點綴香菇、油蔥酥的漿體逐漸凝固膨脹,香氣四溢的鹹粿即炊製完成。熄火半日後一一分切,送達親友手中時猶有餘溫,讓收禮者的心也跟著暖和起來。擔任助手的女兒更對前人的智慧讚歎不已,好奇他們到底從何得知,可用不同的米做出各式引人垂涎的糕點?一小包米浸泡、磨漿、蒸製後,竟能鼓脹成滿滿一籠的年糕。
其實,除了春秋時代伍子胥以江米粉製成、解救軍民的「城磚」傳說外,極有可能也是巧婦難為,腦力激盪後所衍生的產物,既符合飽足肚腹的經濟效益,更賦予了「步步高昇」的吉祥寓意。
傍晚時分前往外子同學的老家,叫門許久無人回應,放下禮物便轉身離開。晚餐後,老夫妻共乘機車來訪,回贈了一大袋新鮮蔬果。原來,當時老人家在屋後忙於農事,渾然不覺客至。我手裡提著沉甸甸的贈禮,一顆心七上八下地揣度著,二老就著暮色爬上爬下摘木瓜、採時蔬的身影,頓時覺得受之有愧。
閒話桑麻之餘,外子又拿來一袋自家生產的蜜棗,要老人家帶回去拜拜。他油嘴滑舌,頻頻以「禮尚往來」、「禮多人不怪」的逗趣言語令人不便推辭,更讓大夥兒笑彎了腰,也為即將到來的新歲平添佳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