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記憶】 盛滿母愛的便當

6

文/王昱培
記得那年盛暑烈日,校園裡熱氣蒸騰,晒得地皮起捲,即便無蟬,彷彿也能聽到喧鬧的蟬聲。
高三那年,母親因車禍導致雙腳痠軟無力,但我參加大學指定科目考試那天,她依然不辭辛勞,千里迢迢騎機車載我去考場後,再回家準備好我的午餐送來,供我於午休時享用。
鐘聲敲響,歇筆收卷,上午的測驗甫結束,我急忙奔往校門口,只為尋找送便當來的母親。當時的我尚無手機,幸不待費心尋覓,剛下樓就看到人在對面川堂的母親,翹首等待著我的出現。
「我已經找了一個好位置。」待我跑近身邊,母親便拖著無力的雙腳在前頭帶路,深怕找好的位置為人占去,我也隨之加快了腳步。那是緊挨著川堂牆壁的角落,一旁扶疏的花木,恰巧能遮蔽正午熾熱的驕陽;而母親就如同這些花木般,不論春夏秋冬,始終為我蔽雨、遮陽、擋風。
就定位後,母親立即將廣告紙鋪在水泥地上,以免我坐下時弄髒了短褲。然後她打開便當盒,熱騰騰的菜及粒粒晶瑩的米飯,讓我大快朵頤,吃得眉開眼笑。
吃飯時,川堂不時有考生與家長走過,言笑晏晏地說要去附近的餐廳吃大餐,或是討論著考完後要去哪個國家玩。當時家裡經濟拮据,去餐廳打牙祭對我們來說太過奢侈,出國旅遊更是天方夜譚,或許是受旁人言語影響,我看到母親的眼神裡透出滿滿的歉疚。
不過對我來說,外頭餐廳的食物哪裡比得上母親親手烹煮的豐盛午餐。一想到行動不便的她,在酷熱的烈日下,騎車穿梭車潮間為我送上美味的便當,不禁鼻頭一酸,幸福的淚水瞬間盈滿眼眶。這盒便當,不僅裝滿了美味的飯菜,更盛滿了母親對我豐厚的愛。
時光荏苒,轉眼間我已完成大學學業、踏入職場,但那一盒盛滿了母愛的美味便當,至今仍在我的記憶裡,陣陣飄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