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132】隨堂開示錄 74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22一以貫之的人生 7-6 揚州廣播電視總台專訪

9

隨堂開示錄─對談專訪 22
一以貫之的人生 7-6 
揚州廣播電視總台專訪
時間:2014年11月4日
地點:佛光山電視中心攝影棚
主持人:非常的有幸,我已經先看到這本書(《獻給旅行者365日──中華文化佛教寶典》)了。我們也願大陸所有人都能看到這本書,讀一點知識,讀一點文化。聽說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大覺寺會有一場新書發表的儀式。
大師:當天「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正式掛牌成立,同時舉辦《獻給旅行者365日──中華文化佛教寶典》簡體字版出版授權儀式,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主持人:大師成立了很多基金會,昨天在佛陀紀念館我們看到了,甚至對新聞界的人士、出版界的人士都有嘉獎。您為什麼要辦這麼多基金會與慈善事業?

大師:好事不怕多,好事愈多愈好。我們現在中國人就怕做好事,都做自己的事,我覺得現在要做利益別人的事情,普利人天,利益人就是利益自己,人家都得到利益,自己會沒有利益嗎?

主持人:大師對文化和教育特別重視。

大師:我生性對文化和教育重視。我從讀書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就在編雜誌了,編給自己看的,叫做「我的園地」。後來,還沒有出佛學院,我就為報紙做編輯、寫文章。到了台灣,我比不上別的和尚,他們會念經、會唱誦、會法務……我就走寫作的路線,走教育的路線,所以我辦佛教學院,現在全世界有十幾個佛教學院;我也辦大學,要一個人、幾個人辦一所大學都很困難,而我一個人就辦了五所大學,南華大學、佛光大學、西來大學、南天大學、菲律賓光明大學。

主持人:大師您從小的時候,受教育的機會就不多,出家之後讀了佛學院,您會寫那麼多文章,這些知識都是從哪裡來的?

大師:明白的說,當然佛菩薩對我也特別愛護,給我一點啟悟。佛教說開悟、開悟,我有沒有開悟,我是不知道,不過我這許多知識,甚至於看了就不會忘記的能力,應該是佛菩薩給我的加持吧!

主持人:印象特別的深,二○○三年十一月,「鑑真大師東渡成功一二五○年紀念大會」活動上,大師做了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就是創建「鑑真圖書館」。

大師:是啊!現在鑑真圖書館的揚州講壇,兩個禮拜一次,已經持續六、七年沒有間斷過。大概全中國那許多的名家,都被我請到揚州講壇去講過。

主持人:大師為什麼要在揚州建立鑑真圖書館呢?

大師:這也是緣分。政府領導准我建,要我建鑑真圖書館。建了以後,我捐了好幾萬本書到那個圖書館裡面,大家可以去看看。甚至於我也很想在那裡講一次「佛教對人的教育」,但是這也要揚州市政府他們喜歡。現在我也在大陸各個大學裡面講演,像北京大學、人民大學、南京大學、交通大學、南開大學等,都去演講過。

主持人:我們非常期待。

大師:揚州大學我也講過。但都不是臨時的一個講演,而是有系統的講「如何做人?」要改變生活,要學而能行,要能做到,要能明心見性;講深奧一點,就是要能明白自己、知道自己、認識自己。

主持人:二○一○的十一月,在日本唐招提寺鑑真像省親三十年之後,東大寺的鑑真和尚坐像也回國省親了。我記得是十一月二十六號那天,在鑑真圖書館舉行了揭幕儀式,大師致詞,讚頌鑑真大師高尚的品格。

大師:那都是一時的,只是一個紀念而已。真正的人生不是一時的,是一生的,無論一句話、一件事,都要一生一以貫之。像做好人,要一以貫之;說好話,要一以貫之;做好事,要一生一以貫之。

主持人:難的不是一時,是一世,一直都在做。大師!我記得從一九六七年,您就開始寫新春告白,比如鼠年就寫了「子德芬芳」、「眾緣和諧」,蛇年是「曲直向前」,今年就是「駿程萬里」。那年您正好四十歲,人到了中年,每一年都有這麼一個新春告白,其中表明了一個什麼樣的心境呢?

大師:一年一年有個目標很好,為自己訂一個目標,就會朝這個目標進步。

主持人:每年都是一種寄託,都是一種進步。我們這一次是從曼谷輾轉到台灣高雄來的。曼谷是一九八七年大師和趙樸老第一次相會的地方,當時其實是在非常敏感的情況之下,對嗎?

大師:我記得那一天是泰王六十歲大壽的慶典,趙樸老也是佛教徒,我們就共同去慶祝。後來回到旅館,他的房間和我不遠,他看看我,他知道我是誰;我也看看他,我也知道他是誰。但是那個時候不能講話,一打招呼,回去都要報告,你在海外跟什麼人接觸,調查很麻煩。不過那時候趙樸老年歲也高,地位也高,他不計較,不怕這種小麻煩。我在台灣也久了,有我自己一定的信用,所以我也不怕,不忌諱什麼。他向我靠近,問說:「你,星雲大師嗎?」「我是!您,趙樸老。」他說:「我們可以來談談,好嗎?」我說:「好,我們來談談。」後來就在他房間裡談了一、兩個小時。

主持人:一、兩個小時都聊了什麼呢?

大師:談將來的佛教怎麼興隆、怎麼發展?彼此志同道合,講了許多有關佛教的事。

主持人:在您的書上有記載,您主動攬了一個麻煩事,就是一九八八年在美國西來寺主辦「世界佛教徒友誼會第十六屆大會暨世界佛教青年會第七屆大會」。

大師:是的,我帶他們到美國召開過一次,也到澳洲舉辦過一次,所以我現在是世界佛教徒友誼會的榮譽永久會長,他們對我很尊重。
那一次在洛杉磯舉行大會,中國佛教協會、中國佛教會都要參加。我當然希望兩會都參加,可是大陸說有台灣參加,他們就不參加。這個不行啊!我人在台灣,卻叫台灣不可以參加,難道我不要回台灣了嗎?當然台灣要參加。所以我一樣請大陸也來參加,大家共同參加不要緊。但是為了名稱的問題,有人說這樣子好像是兩個中國:一個台灣、一個大陸。其實不是,一個國家不也可以有幾個教會?除了中國佛教協會,再有什麼會、什麼會。就像現在到西安去開會,有很多國家參加,不是很熱鬧嗎?所以我是覺得,中國要開放,讓國際的這許多會議,多一點民間組織參加,國家會更闊大、更進步。
(待續)

2014年11月22日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成立典禮,貴賓雲集。
圖/人間社記者周云
2014年11月22日星雲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成立典禮,貴賓雲集。
圖/人間社記者周云

分享: